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幽默搞笑的二人相声剧本《我们是兄弟》

2015-10-19 18:51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甲:同志们好!

乙:朋友们好!

甲:先生们好!

乙:女士们好!

甲:我姓狄。

乙:我姓高。

甲:我叫:狄一名。

乙:我叫:高一名。比他强一点,哈哈哈哈。

甲:我是单位的农药师。

乙:我是村里的“兽医师”。

甲:我有国家发给的资格证书。

乙:......国家发给他,没有发给我。我自封的,哈哈哈。......

甲:因为我研究农药水平高,同事们都叫我:“敌杀死”。

乙:因为我小品搞笑大全的兽医技术好。四邻八舍都称我为:“高手艺”。

甲:我们俩是老乡。

乙:我和他是一个村的。

甲:他是我的左邻。

乙:我是他的右舍。

甲:我和他是同班同学。

乙:他和我是前后桌。

甲:我们俩一块上学到高中。

乙:他上完高中就“远走高飞了”。

甲:因为我考上了大学。

乙:所以,我很彷徨。

甲:后来我就工作了,结婚了,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还增加了一个孩子。......

乙:我都增加俩了。

甲:不知家乡的变化有多大?

乙:他把老家早忘了。

甲:我时常低头思故乡。

乙:我感觉得他在撒谎。

甲:因为我父母走得早。所以,我离开家乡是那么坚强!

乙:他坚强,我很迷茫!

甲:唉!时间过得是真快。

乙:真是弹指一挥间。

甲:回到家乡,我可能会有不认识的人。

乙:他说的太对了!

甲:这也没什么奇怪,都十多年了嘛。

乙:就说今天上午吧,我们在车站旁相遇,他不认得我,而且他还戴着眼镜。真气人!呜——呜——呜,......

甲:哎?干什么的?

乙:……卖狗的。

甲:你哭什么?

乙:伤心!

甲:为何?

乙:不认人!

甲:谁?

乙:它!

甲:他是谁?

乙:藏獒!

甲:你是它的主人,怎么会不认人呢?

乙:它不和我说话!

甲:它?会说话?

乙:会!

甲:那你叫它说说看。

乙:哎,大黑。快叫他:“大爷”!

甲:什么话?叫谁大爷呢?

乙:叫你:“大爷”呀?

甲:你这不是骂人吗?

乙:叫你爷爷行吗?

甲:是它叫,还是你叫?

乙:它叫。

甲:哎?!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呢?

乙:不行吗?

甲:不行!

乙:为什么呢?

甲:因为它不是人!

乙:所以,它的辈就低!

甲:什么辈低?!它是狗!

乙:对呀!我没说它是人!

甲:那你刚才为什么让它叫我:“大爷”?

乙:我这不是好心把你的辈提高一下吗?

甲:那我,也不成狗了吗?

乙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……

甲:笑什么?笑?!

乙:你说话挺有意思的。

甲:你把我当狗挺有意思的,对吧?

乙:我没有。

甲:还说没有?我问你:狗的大爷是什么?

乙:是老狗啊。

甲:那你为什么让它叫我?

乙:你不是让它说说话嘛。

甲:我说了吗?

乙:你说了。哎?你可别不承认啊?你问问大家,你刚才说了没有?

甲:哦,我想起来了。

乙:对啊。

甲:可你也不该让它叫我。

乙:它叫了吗?

甲:没有。

乙:就是嘛。它没好意思喊出来,……

甲:我都让你气糊涂了。

乙:哈哈哈哈哈。

甲:你要是不让狗叫我大爷也没有这些事。

乙:可它到现在也没叫你一句啊?

甲:是啊,它没叫,你也不能叫。

乙:它都不叫,我能叫你吗?!

甲:哈哈哈哈。

乙:我也被你气糊涂了。

甲:哎?你刚才哭什么呀?

乙:割爱。

甲:那就别卖了。

乙:无奈。

甲:为什么?

乙:因为孩子上大学需要钱。

甲:哦,那就卖了吧。

乙:可我失去了爱犬,......

甲:而你得到了——金钱!

乙:我毕竟养了它那么多年,......

甲:否则,你的孩子就会“望学堂而兴叹”,......

乙:卖了我的爱犬,它不就“倒插门”了吗?

甲:可你的孩子走的是正门。

乙:呜——呜——呜,我还是难以割舍。

甲:哎?哭什么!一个大老爷们,伤心的不要!......

乙:唉!......不哭了。

甲:就是啊。想开点,不就完事了吗?

乙:嗯,你请多关照。

甲:关照?哈哈哈哈哈,我还不知道谁关照我呢?

乙:我关照你。

甲:你?

乙:我!

甲:你一个卖狗的,你怎么关照我?

乙:你买我的狗,我便宜卖给你。

甲:我买你的狗?你给我便宜?

乙:啊。

甲:哈哈哈哈哈。

乙:你笑什么?我说的是真的。

甲:哦?能便宜多少?

乙:五千。

甲:你卖多少钱?

乙:五万。

甲:哈哈哈哈哈哈哈,......

乙:哈哈哈。

甲:才便宜五千啊?

乙:嗯。已经是不少了,也是半万哪。

甲:你送给我一只不就得了吗?

乙:不行啊,已经是关照你很多了。

甲:这不更显出你有风度吗?

乙:不行啊,我卖的是藏獒啊,好贵呀。

甲:这样才显示你的豪气嘛!啊?哈哈哈哈哈,......

乙:这?目前我还没有。

甲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目前还没有,什么时候有?

乙:不知道。

甲:哈哈哈哈。

乙:你别笑。以后我养的多了,说不定还真想送给你一只小狗仔呢。

甲:是吗?

乙:是啊。可我现在真的需要钱。

甲:需要钱?请问:谁家不需要钱呢?

乙:我是说,我是农村的。最近,我家刚盖了一栋二层小楼,本来是给儿子娶媳妇用的......

甲:哇塞!都住上小楼洋了?还在这里哭穷、说没钱?

乙:不是的。我是说,我的孩子考上了大学,我没想到......

甲:没想到结了婚就有孩子?

乙:唉!可是盖楼,也是为了孩子啊。

甲:你还是沉不住气,目光短浅。

乙:谁说不是呢,情况有变了。

甲:你要重视孩子的教育!

乙:是啊。

甲:别耽误孩子上大学!

乙:可不是嘛。

甲:想出办法了吗?

乙:想出来了。

甲:什么办法?

乙:打发爱犬出嫁!

甲:那你得找个买主啊?

乙:找到了。

甲:在哪?

乙:你买了不就得了?

甲:哈哈哈哈哈,......

乙:哈哈哈哈。

甲:你还挺幽默呢。

乙:啥幽默?为孩子的学费急的呗。

甲:你和别人借一借嘛。

乙:我本来是想和别人借点,度过难关。

甲:就是嘛。

乙:可我张不开嘴呀。

甲:哦,你在家也喝点酒吧?

乙:有时也喝点。

甲:你这不是会张嘴吗?

乙:啊?

甲:哈哈哈哈。

乙:哈哈哈,我都让你给绕进去了。

甲:哎?老兄,你老家是哪的?

乙:山东泰安的。

甲:哦?泰安哪的?

乙:满庄的。你也是满庄的吧,老师?

甲:哦?你怎么知道的?

乙:我觉得有点面熟。

甲:你贵姓?

乙:我姓高。你呢?

甲:我姓狄。

乙:哦。……

甲:哎?那我向你打听一个人。

乙:你说吧,满庄的人,我没有不认识的。

甲:是吗?你认识一个外号叫:“高粱叶”的人吧?

乙:认识。这是他小时候的外号。不过,他现在不叫这个了。

甲:叫啥?

乙:“髙手艺”。

甲:“高收益”?他从“高粱叶”变成了“高收益”了?看来他发财很“给力”呀!哈哈哈,......

乙:哈哈哈,你认识他?

甲:当然啦!何止是认识?我们是一块长大的兄弟。

乙:你看,我是谁?

甲:你?卖狗的呗。

乙:再看看。

甲:再看看,你也是卖藏獒狗的啊。还能是谁?

乙:你是“地黄根”吧?

甲:啊?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的绰号?

乙:我是你的同学,......

甲:啊?你是?

乙:我是高一名。

甲:啊?你是“高粱叶”?

乙:是我!“地黄根”!

甲:哈哈哈,你怎么会在这里?

乙:我这不是卖狗嘛。

甲:哦,瞧我这记性。

乙:怎么?你这是专程回老家看看?

甲:我是出差,正好路过。不知道家乡变化怎样?

乙:变化大着呢!

甲:你说说看。

乙:好的,我给你简单地概括一下吧。

甲:行。

乙:现在,举国上下是一片欢腾,到处都是莺歌燕舞。我们村也和全国一样,都沉浸在欢乐幸福之中。......

甲:哈哈哈哈哈哈。......

乙:现在全村的人家,多数住上小洋楼了。去年,你哥哥家也住上了,唯一的空白就是村里没有高楼大厦。……

甲:哈哈哈哈哈哈,是吗?家乡的变化这么大呀。

乙:大着呢。

甲:不行,你得赶快卖,我们一块回去。......

乙:可我还没卖呢,你再等一会。哎?谁买藏獒呀?非常优秀的藏獒,......

甲:哎?你刚才说什么?你的孩子考上大学了?

乙:是啊。

甲:是个女儿还是儿子啊?

乙:是个儿子。

甲:那很好啊,孩子肯定比你优秀!

乙:嘿嘿嘿,那当然啦。

甲:我们都快二十年没见面了。你还是老样子,没有变。

乙:嗯。你变了,你变得有文化了。怎么样,在哪上班?

甲:在河北一家农药厂搞研究工作。

乙:哦?研究啥?

甲:农药。

乙?什么农药?

甲:敌杀死。

乙:哈哈哈哈哈哈,......

甲:哈哈哈哈。

乙:敌杀死?你从“地黄根”变成了敌杀死啦?看来,你够有杀伤力了!啊?

甲:这都搞笑剧本是同事给起的,因为我姓狄嘛。

乙:哈哈哈哈,......

甲:哈哈哈。哎,老高,我常常回忆少年时代。那时,我们俩很快乐。

乙:是啊,我们的确很快乐。

甲:我还记得,我们玩过捉迷藏。

乙:还掏过鸟窝呢。

甲:白天下河摸过鱼。

乙:夜间上墙偷过狗。

甲:哎?我可没干哪。

乙:哈哈哈哈哈,我没被派出所抓去啊?怎么自己就招供了?

甲:哎?老高,自从我上大学后,一晃就是十几年。你现在具体干什么生意?

乙:养狗。

甲:养狗?你懂狗吗?

乙:你怎么问这样幼稚的问题?

甲:我是说,你懂关于养狗的知识吗?

乙:不懂就学呗。

甲:哈哈哈,你养的都是藏獒吗?

乙:是的。

甲:是纯种吗?

乙:不是,是串种的。

甲:这也很贵吧?

乙:是啊。

甲:那你可看管好了,我听到过不少关于盗窃狗的传说。

乙:我懂,我会防着他们。

甲:怎么防?你说说看。

乙:不就是在北风那个吹,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,就开始下手......

甲:往下说。

乙:我不想说了。

甲:为什么?

乙:我一说,我就想起自己那不光彩的事来。......

甲:你干过小偷小摸?

乙:干过。那时,我没有战斗经验。

甲:战斗经验?你还想偷呀?

乙:不了,现在改良了。

甲:为什么要改呀?

乙:被逮住过,还挨了揍,为什么不改呢?

甲:是吗?你说说当时偷狗动力和经过。

乙:你上大学的那一年的腊月里,有一天,我发现我们同村的一户人家养着一条大狼狗,我眼馋的。......

甲:哦,就行动了?

乙:嗯,我为此而侦查了好几天,我怕夜长梦多嘛。

甲:你发现什么啦?

乙:我发现这户人家的男人不在家。

甲:哦。

乙:我一讲起这事,心里就有点紧张。

甲:我身上带着半壶酒,你喝一口。慢慢说,......

乙:好的。……你的酒真够辣的,但味道很香。你还真够哥们的,如果不给我喝两口,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呢。

甲:嘿!他还不好意思呢。你继续慢慢说,......

乙:等一下,我再喝一口。

甲:还喝?再喝就醉了。

乙:没事,我酒量大着呢,就这点酒,我都喝了也没事。

甲:哎?我记得你以前不喝酒呀?

乙:那是以前。这不是都在变化吗?

甲:哦,你也发展了。

乙:嗯,与时俱进嘛。你要想了解我的具体情况,请登录我的博客:www.gaoshouyifuwu.com.

甲:哈哈哈,看不出来,你都有博客了?

乙:所以,你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世界。

甲:哦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......对,对!你接着讲。......

乙:那天晚上,我也是喝了点酒。

甲:壮了壮贼胆。

乙:我等到深更半夜,又冒着寒风刺骨,不喝点能行吗?

甲:还挺有贼理呢。

乙:那天晚上,我就像一个幽灵,来到那户人家的墙外,我爬的时候,心里“咚咚”跳的特别厉害。

甲:做贼也胆怯呀。

乙:我刚登上墙,就被大狼狗发现了,它那个叫啊。.......

甲:这次有他好看的。

乙:说实话,我真想放弃。

甲:终止犯罪。

乙:但我还是把食物扔给它。

甲:怎么样?

乙:它一会就不叫了。

甲:不叫了?为什么?大狼狗叛变投敌了?

乙:去你的!我麻醉它了。

甲:嘿!他还说没经验?!

乙:我见狗不动了,就跳到院里。我刚把狗拴好绳子,没想到,.......

甲:没想到什么?

乙:她男人在家!

甲:哈哈哈哈哈,.......就被逮住了?

乙:嗯。还挨了一顿揍。

甲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乙:哎呀,不说了,怪丢人的。

甲:你还知道丢人?!我以为你没脸没皮呢!

乙:那时,我不是年轻嘛,整天闲着没事闹得。

甲:你当时有同伙吗?

乙:没有。就我自己。

甲:后来呢?

乙:后来,那个男人让我写了保证书后,就把我放了。

甲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......

乙:你笑什么?

甲:我笑你碰到好人了。

乙:碰到好人了?

甲:啊。

乙:不懂。

甲:你想啊,如果当初那家的男人把你送到派出所呢?会怎样?

乙:是啊,要是把我送进去,......真的不敢想。

甲:真把你送进去,......

乙:那我就丢死人了!

甲:所以,你要好好地做人,做一个好人!

乙:嗯,从那以后,我就改了,我要靠劳动致富,靠科技致富!

甲:就是嘛,犯错误不要紧,改了就是好同志。

乙:谢谢你的理解与支持!

甲:哎?我支持你的改正!我理解你当时年轻,不太懂事。你不要误解啊,我没有别的意思啊。

乙:我知道。其实,你最懂我的心。

甲:别说得这么酸溜溜的。

乙:哈哈哈,说实话,偷狗也是挺不容易的,挺担惊受怕的。

甲:别再说你那不光彩的一页了,我可不同情你的行为。我估计当时,地球人都知道了。

乙:是啊,方圆几十里的人家都知道了,连我刚认识的漂亮女朋友也和我拜拜了。

甲:所以,你以后要长点记性。

乙:我当时是多么痛苦啊,你是体会不到。

甲:你和她好好地解释一下,主动承认错误啊。

乙:我去她家了。

甲:怎么样?

乙:她隐身了——不见我!我真后悔呀!

甲:隐身了?

乙:后来,我听别人讲,她到南方打工去了。

甲:哦。

乙:从那我就发誓:我一定活出个样来!

甲:高老弟,你说得对!没想到,我们一见面就聊出这些事来,还知道你受了这么大的挫折。

乙:唉!这都是命中注定的。

甲:你不要再自责了,那一页就翻过去了,高兴一点。

乙:唉!提起往事,我真的高兴不起来。

甲:不要想了,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。

乙:嗯。

甲:也是关于盗窃的方面的。你听着:某一年的夏天,某一村里有一户养牛的人家,这户人家有一个八岁的男孩。有一天晚上,他半夜里出来小便。农村的条件嘛,你知道呀,几间瓦房,一个院。

乙:当然知道了。

甲:这孩子睡意朦胧地刚出房门,就隐约看到,他家的牛怎么会腾云驾雾慢慢上天呢?他以为自己看错了,就揉了有眼睛。再看,还是上天。

乙:他怎么办?

甲:他立即大喊:“爹!爹!咱家的牛上天了!”

乙:他爹怎么说?

甲:他爹被他的喊声吵醒了,以为是他在说梦话。立即训斥他:“熊孩子!赶快睡觉!牛怎么会上天?!”

乙:后来呢?

甲:这孩子被训斥的只能是回屋睡觉了。

乙:唉!这孩子爹呀,真是!

甲:次日一大早,孩子的爹起来喂牛时发现,他家的牛真的没了!他气的,就质问孩子。

乙:他还质问孩子?他警惕性都哪里去啦?他的孩子是怎么说的?

甲:他孩子很委屈的说:“呜——呜——呜,俺说咱家的牛上天了,你还不信?!”

乙:就是啊,他家的牛是怎么上天了?难道真成仙了?

甲:什么成仙了?!是被吊车吊走了!

乙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偷牛都用上机械化了?……

甲:所以啊,你要看管好你的藏獒狗。

乙:难道偷我家的藏獒也用吊车?

甲:当然不会。

乙:就是嘛。藏獒狗不是老黄牛,量小偷也不敢进我家的院。

甲:你可别大意啊。

乙:没事。我那藏獒是训练有素的。

甲:我刚才说了,什么事都在发展。

乙:再怎么地,偷狗者也得进家院吧?

甲:你那偷盗技术早过时了。

乙:过时了?

甲:过时了,现在偷狗有新招。

乙:是吗?什么新招?

甲:用“美女狗”。

乙:美女勾?

甲:没听说吧?

乙:你是说,偷狗者用美女勾引我家的藏獒?

甲:对呀。

乙:对什么呀?!我家的藏獒对女人根本不感兴趣!

甲:哈哈哈哈,刚才我对语言表达的不够准确、不清楚。

乙:哦?

甲:我是说,你家的狗,不是用人来勾引它。

乙:用啥?

甲:用狗。

乙:我家的“大黑”是一条好狗。

甲:不一定。

乙:偷狗者都用上美人计、调虎离山计了?

甲:可以这么说。

乙:哎呀,这世界太疯狂了!

甲:这有什么奇怪的?

乙:那我得好好地看管我那几只藏獒狗,宝贝呀。

甲:相信了吧?

乙:有点信。不过,他们怎么偷呢?

甲:这样吧,我们来演示一下,你就知道了。

乙:演示?我不会。

甲:什么不会?!你就演傻儿巴叽的“大黑”,我就演那“美女狗”。怎么样?

乙:好的,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把我勾引跑的?

甲:你就等着瞧吧,我们各自进入角色。开始!

乙:好吧。

甲:嗨!hello,傻哥。

乙:你好,美女。

甲:是你自己在家里吗?

乙:不,还有我的主人呢。

甲:他们在干什么呢?

乙:在午睡。

甲:哎?傻哥。我想和你私奔,好吗?

乙:不!

甲:为什么?

乙:我还看家护院呢。

甲:那你陪我玩一会儿,好吗?

乙:不行!忠于职守,是我的职责。我绝不离开!

甲:哎呀,傻哥,给个面子吧。好吗?

乙:不行。

甲:哎?傻哥,我喜欢你,你不想找一个伴侣吗?

乙:想,......可主人不给我找。

甲:你真是个傻帽呀。

乙:嘿嘿嘿,他们都这么说我。

甲:傻哥,你死心眼!主人不给你找,你就不会偷偷地谈一个呀?

乙:我不敢。

甲:你不敢?你是一个死脑筋。

乙:他们也这么说过我。

甲:你呀,现在都什么社会了?你知道吗?

乙:不知道。

甲:都开放了!

乙:哦。

甲:真是孤陋寡闻,什么也不知道。我给你说呀,现在有钱的人类都包二奶、包情人啦,你没听说过吧?

乙:没有。

甲:怎么?你的主人没有告诉你吗?

乙:他们怎会告诉我呢?都瞒着我。

甲:哦,走吧,我想和你恋爱。好吗,傻哥?

乙:这?我怕主人发现了。

甲:我们就在大门口,不会被发现的。

乙:好吧,就玩一会儿啊。

甲:好的,傻哥,你真好!让我吻你一口。

乙:我这就跟你走了?

甲:哈哈哈哈,你看准了吧?“美女狗”就是这样把别人家的狗勾跑的。

乙:还真有点经不住诱惑呢。

甲:是啊,英雄都挡不住美色的诱惑,何况狗之乎?

乙:哈哈哈哈哈哈。

甲:哈哈哈哈。高老弟,这是五万块钱,你拿着。

乙:啊?你真把它给勾跑呀?

甲:去你的,我勾跑你!

乙:你这是?

甲:借给你的。

乙:这怎么行?

甲:说实话,这些钱,本来是给我哥的。你也知道,我父母走得早。我上大学都是我哥供我上的,等你有了钱后再还我也不晚。

乙:这?

甲:你就别客气了。走啊,我们回家!......

乙:......狄哥,谢谢你!http://www.xiaopin58.com

甲:客气,谁让我们是兄弟呢。

甲乙(共同鞠躬)



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