鍐呭瀛楀彿锛榛樿澶у彿瓒呭ぇ鍙

娈佃惤璁剧疆锛娈甸缂╄繘鍙栨秷娈甸缂╄繘

瀛椾綋璁剧疆锛鍒囨崲鍒板井杞泤榛鍒囨崲鍒板畫浣

搞笑的对口相声剧本《我是一个高雅人》

2015-12-26 20:29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甲:现在有些个人喜欢以貌取人。

乙:有这种现象。

甲:我很鄙视这些人。

乙:应该这样。

甲:看我的穿戴,很多人会不屑一顾,颇有菲薄之意。

乙:那倒不会。

甲:其实我很有钱。

乙:您?

甲:王年会小品府井大街两旁那么多个店面……

乙:啊

甲:没有一家是我的。

乙:这不费话。

甲:我这个人不好招摇。

乙:啊。

甲:弄那些个花哨的东西,即分散精力,又脱离群众。

乙:是。

甲:我觉得一个人最重要的还是内在的修为。

乙:哎,注重修养。

甲:您就拿我来说,我就是一个高雅的人。

乙:比较高尚。

甲:正因为高尚,对于社会中很多个现象看不惯。

乙:是。

甲:世面上很多个事情搁到我眼里面都不是很雅观。

乙:都什么事呢?

甲:比如说公共汽车上,很多人没有座位,举着胳膊抓住上面的扶手,荡来荡去的,很不雅观。

乙:是,座位太少了。

甲:吊在扶手上……

乙:啊

甲:让我想起了北京的烤鸭。

乙:哎——嗯?

甲:火车站,检票口经常排着长队。

乙:中国人多。

甲:很多人一言不发,拎着行李随着人群一点儿点儿的往前蹭(做缓慢直挺两边摇摆的动作)

乙:都这样。

甲:很不雅观。

乙:那怎么呢?

甲:让我想起了南极的企鹅。

乙:嗐!这什么脑子呀?

甲:我也出门,但我绝不这样。

乙:那您什么样?

甲:我从来都是正襟危坐、目不斜视。

乙:您那是有座儿

甲:有没有座儿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。

乙:那为什么呢?

甲:有座的时候我这样上车(极绅士状)。

乙:啊,那没座的时候呢?

甲:我这样(做又瘸又驼又瞎,向乙走去)。

乙:(急闪)这是得让座——我怕粘身上。

甲:我是一个高雅的人。

乙:这还高雅呢?

甲:很喜欢那些个高雅艺术。

乙:还能研究高雅艺术。

甲:哎——您象什么二人转呢,莲花烙、跳大神儿、抽签算卦呀都有些研究。

乙:这也是高雅艺术?

甲:玄学么。

乙:是,您也就能研究点这个。

甲:但是我研究的不深。

乙:噢。那您研究深的是?

甲:要说我研究最深的,最有心得的,那还得说是绘画艺术。

乙:噢喜欢画,那您都喜欢什么画呢?

甲:这得分什么目的。

乙:有什么说道呢?

甲:您要是欣赏,我觉得那要首推西方绘画。

乙:为什么呢?

甲:西方绘画注重写实。

乙:哦。

甲:你象《三女神》呀、《俯卧的少女》呀、《少女与狗》呀。

乙:噢,画的都是女的。

甲:(看乙)浅薄!一看您就不懂得艺术。

乙:……我……对不起,我是不太懂。

甲:就为它画的是个女人,才去欣赏它,太俗了!

乙:是,哪您说为的什么呢?

甲:西方绘画注重写实……

乙:啊。

甲:关键不是他画女的。

乙:那关键的是?

甲:都不穿衣服。

乙:啊!就这个呀?

甲:这也不是我首先发现的,大伙也爱看,就是没人说,是吧。

乙:行了行了,别交流了。

甲:咱这说的是欣赏。

乙:那要是学画呢

甲:要说是学画,我觉得呀,古今中外众多的绘画流派中,技法最成熟,意韵最深远的……

乙:啊

甲:还得属中国的国画。

乙:对,这是咱们的国粹。

甲:很多国画大师的传世之作我都临摹过。

乙:哟,那可了不得。您都临过谁的作品?

甲:您象郑燮郑板桥……

乙:扬州八怪之一

甲:画的竹。

乙:对,年会小品剧本风格独特。

甲:郑板桥的竹笋,

乙:哎——嗯?

甲:王冕的菜花,李苦禅的烤鹅,齐白石的龙虾——那个味道都是不错的。

乙:嗐!

甲:特别是他们的调料配得好(做烤串刷调料状)。

乙:行行,别刷了,您说这不是国画大师,这是厨子。

甲:这个我有心得。

乙:没问你这个。

甲:其实作高雅艺术难度挺大的,光临摹还不行,要想提高,您还得有一个良好的氛围。

乙:对,能喝出****来。

甲:(嗔怪)能相互促进。

乙:啊。

甲:以前不行,我们这几个圈里的要想聚一次得跑十几里地。

乙:住的远。

甲:现在条件好了,有了互联网了,我们可以把各自的作品发到网上,互相点评。

乙:对。

甲:但是网上交往也要注意,有些人动不动就骂人,动不动就裸聊——太低俗!

乙:是。

甲:我是一个高雅的人。

乙:大伙都知道了。

甲:行君子之道,做君子之事,非礼勿视、非礼勿听。

乙:这可难得。

甲:这么多年了没在网上留过一个脏字,没看过一眼黄页。

乙:是啊?

甲:主要是我家还没上网。

乙:这不费话。

甲:我是一个高雅的人,我不是上不起网。

乙:那为什么不上呢?

甲: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,我们在作出选择时要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。

乙:没错。

甲:国家正在建设“资源节约型社会”,我们作为公民理应自觉承担起这份责任。

乙:对,响应国家号召。

甲:网络资源多宝贵,千万不要浪费。

乙:是。

甲:我琢磨着可以从邻居家引一条线过来,即解决了节约的问题……

乙:啊盗用呀?

甲:……资源共享么?

乙:行,别美化了!

甲:事情本来很简单,可有一条,我这邻居住得有点远。

乙:远也远不到哪儿去。

甲:我住在北京南站。

乙:邻居呢?

甲:住前门那儿。

乙:嗬!

甲: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一点。

乙:行了,有个邻居就不错了。

甲:我也考虑了很久,怎么能够把线扯过来,即不影响交通,又不被别人发现。

乙:关键是这条。

甲:这是个技术难题。。

乙:有点难度。

甲:对于别人是技术难题,对于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。

乙:您怎么做呢?

甲:君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

乙:啊。

甲:我先逮两只耗子。

乙:嗯,

甲:不是一般的耗子,是两只正在热恋中的耗子。

乙:你哪找去?

甲:把母耗子拴在我家里,公耗子放在邻居家里,然后把网线拴在公耗子腿上,啪,一拍这耗子屁股,走吧。

乙:也就你能想出这损招。

甲:但是呀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呀。我等了一天,那公耗子也没露面儿。

乙:也可能道远,找旅店住下了,明儿个再来。

甲:起哄是吧?

乙:那你说怎么回事。

甲:后来一打听,敢情这耗子跟人一样,半道又遇个母耗子,它把线咬折了,跟人私奔了。

乙:嗬!

甲:作为一个高雅的人我很鄙视那只公耗子。

乙:即然您这么高雅,就别跟耗子一般见识了。

甲:(若有所思)说的也对。——看来您很是理解耗子么。

乙:我跟耗子比你熟。

甲:其实X老师(乙)这种心理我很能理解,兔死狐悲、物伤其类。

乙:对……什么呀?

甲:其实人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,我们不但要关爱自身,也要关爱人类的朋友。

乙:哎,这倒是。

甲:您就拿我来说,作为一个高雅的人,我就经常参与公益事业。

乙:这应该。

甲:走过行乞者面前都要小作布施。

乙:给俩儿钱。

甲:路过公益募捐箱时,都要抻出援助之手。

乙:献一份爱心。

甲:但有一条有人在旁边我可不伸手。

乙:比较低调。

甲:伸手我也不多拿……

乙:往出拿钱呀?

甲:里面也要象征性的留上几枚硬币。

乙:这什么人性?

甲:中国古语有言:常将有日思无日,莫待无时想有时,源源不断,细水长流。

乙:别这瞎转了。

甲:我是一个高雅的人。

乙:(推甲)行行,您别高雅了,我都觉得臊得慌。

甲:(直视片刻,很忍让状)尽管你这样待我,但是我会以德报怨,因为我是一个高雅的人。

乙:愁死我了!

甲:我经常告诫自己“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”。

乙:呀!

甲:知足者常乐,能忍者自安。

乙:啊!

甲:狗咬你一口,你还能咬狗一口呀?

乙:是……去!没这么说话的!

甲:我就是说这份儿宽容。

乙:那你直接说宽容不就得了。

甲:很多人都抱怨楼房高了,人情淡了,我就没有这个感觉。

乙:您跟邻居相处得都很好?

甲:亲如一家。

乙:那怎么住北京南站,上前门儿那扯网线呢?

甲:啊……有上厕所的朋友们请走这边儿。

乙:您别打岔,为什么呢?

甲:因……为……这些邻居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。

乙:你还知道。

甲:也别说邻居,就是物业管理的,我们处得也非常好。

乙:物业的?

甲:仰慕我是个高雅之士,三天两头儿的到家里来。

乙:啊。

甲:还拎着东西(比划包的形状)。

乙:是呀。

甲:有时我上班没回来,他们就坐在我家门口等。

乙:好到这份上。

甲:弄得我都不敢在家呆着,有事没事儿都得躲出去。

乙:这么好你躲什么呀?

甲:物业费还没交呢?http://www.xiaopin58.com
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