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提倡节约水资源的搞笑相声剧本《三瓶水》

2017-09-22 14:47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甲:昨天我到南水北调的渠首了。

乙:听说过这个地方,但不知道南水北调的渠首在哪里?

甲: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。

乙:是吗?那里风景如何?

甲:太美了!比天堂,赛苏杭,青山绿水,鸟语花香,是名副其实的大自然。

乙:那你没有买点纪念品?

甲:买了三瓶矿泉水!

乙:你渴呀?

甲:我又把三瓶矿泉水全倒进丹江河里了?

乙:(上前去摸甲的额头)你发烧呀?是不是禽流感疑似病例?

甲:你才禽流感呢。我买矿泉水,主要是想要矿泉水瓶!

乙:卖废品呀?搞笑小品

甲:谁卖废品了?谁卖废品了?

乙:那你这样做不叫铺张浪费吗?

甲:我这叫为拉动内需做贡献!

乙:可不能感情用事,把矿泉水瓶乱扔,要污染渠首周围的环境!

甲:谁乱扔废物了?我又把矿泉水瓶带回来了?

乙:(对听众)这头老笨熊千里迢迢去渠首,买了三瓶矿泉水,把水倒掉,然后把空瓶子带回来,是不是吃饱了撑的!

甲:你知道什么?毛老前辈教导我们,“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!”我拿着三个空瓶,顺着渠首坝的玄梯趴下去,在丹江河中心装了三瓶渠首水带回来了。!

乙:原来是这么回事?那三瓶渠首水是送我的吗?

甲:我倒是想送你,恐怕你没有这个资格!

乙:那你送给谁?

甲:(对观众)我们把第一瓶水送给航天英雄翟志刚、刘伯明、景海鹏好不好?

乙:那第二瓶水送给我了?

甲:你到喜马拉雅山做梦去!(对观众)在2008年第二十九届奥运会上,我国运动员选手奋力拼搏,超越自我,挑战极限,为亚洲人争了光,为中国人争了气,我们把第二瓶水送给奥运会上所有金牌、银牌、铜牌得主,各位持反对意见的不鼓掌!

乙:你拉选票呀!

甲:我这是广泛发动群众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。

乙:抗日啊!那第三瓶水你要留给自己了?

甲:就你那点政治觉悟,就不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文明公民!见了外国人,你还扬眉吐气地说,“I’m Chinese!”羞不羞啊?

乙:我怎么了,(对观众)我们在位的今天谁不可以自豪地说一句,“我是中国人!”是不是?

甲:我是说做事我们不能光想着我们自己,也要想想我们的兄弟姐妹。我问你,5。12大地震,你献爱心了吗?

乙:当然献了?

甲:你献了什么?

乙:十箱牛奶!

甲:牛奶?又是三聚氰污染的奶粉吧?你讲不讲点良心?

乙:那时候三聚氰还没浮出水面,我怎么知道里面有污染?

甲:也是啊!那你为什么不捐钱?

乙:我想捐钱啊,我领了工资坐公交车回家,一个小偷把我装钱的兜给割了!

甲:听听!把钱捐给小偷,也不愿献给汶川!

乙:我气啊!气得我摩拳擦掌,气得我暴跳如雷,气得我火山爆发……

甲:慢慢慢!我说汶川那么多余震,原来是你小子在捣鬼!

乙:这粘得上边吗?我气得整整三天没吃饭!

甲:错!到第三天傍晚,你就守不住贞洁了,你吃了满满三大碗面条。

乙:你怎么知道的?搞笑小品剧本

甲:你睡在床上不吃不喝,你老婆心疼啊,她知道咱俩是老交情,就向我讨主意来了!

乙:真有这么回事?

甲:她见了我,首先捧起我的脸,“啪”地送给了我一个多情的吻,吻得我象乘坐神七到了太空城。我连忙闭上眼睛说使不得,使不得!


乙:你闭眼干嘛?

甲:等着第二次心潮澎湃那一刻,只听她说,免费赠送,下不为例!

乙:说正经点!

甲:她噘起樱桃嘴,掏出小手帕,眼泪哗啦啦,说话羞答答,“哥呀,你是我的亲哥哥,看在当年我这朵鲜花插到别的牛粪的份上,你救救那个一根筋一条命吧,一个国宝大熊猫马上就要变成一个金丝猴了,嗯呀,嗯呀……

乙:你才是金丝猴呢!

甲:我问怎么了,她就把你那几天的前前后后都告诉我啦!

乙:那你是怎么给她出主意的?

甲:(对观众)我是这样说的:你可以这样安慰你的那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:小偷偷走了咱的钱,人民币仍然在咱九百六十万平方千米上流通,可是那些以权谋私、贪污受贿的贪官侵吞了国家和人民的财产,事发后带着赃款逃到了国外,把中国的钱拱手让给了外国人,这些人与小偷比起来,更心黑、更烂肝,宝贝儿,乖,听话,咱的钱照样还在咱中国的热土上,肥水没落外人田!

乙:我说她从哪里讨来了这些烂经,不过我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。你快说说第三瓶水你要送给谁?

甲:你帮我拿拿主意吧?

乙:胡总书记、温总理日理万机,鞠躬尽瘁,一心一意为咱百姓着想,你可以通过正规渠道送给咱们的当家人。

甲:送了,负责的同志说,人民的心意我们领了,我们是人民的公仆,要为人民谋福利,还是把这杯水送给更该送的人!

乙:送给那些默默无闻、任劳任怨、辛勤耕耘、无私奉献的人类灵魂工程师!

甲:我送了,可教育部门的负责人说,我们的天职是教书育人,为人师表,其他行业的人比我们贡献更大,他们更应该享用!

乙:送给在南方雪灾、汶川地震中不怕牺牲、不畏艰险,为了人民群众的安慰日夜奋战在抗雪、抗震第一线的部队官兵、武警战士。

甲:送了,可部队的负责人说,灾情就是命令,为保卫人民群众安慰,他们挺身而出是应该的。

乙:那你还没把这瓶水送出去?

甲:当然送出去了!

乙:送给谁了?

甲:你猜猜。

乙:你老婆大人?

甲:否!

乙:你工人叔叔?

甲:错!

乙:你农民伯伯?

甲:非也!

乙:我实在猜不到!

甲:笨,老笨熊,笨死了笨!告诉你,我通过海协会、海基会,把水送给了台湾同胞。

乙:费这么大周折,你给台湾同胞送一瓶水,至于不至于呀!

甲:这你就不懂了。(对观众)我们都是炎黄子孙,我们血肉相连,在南水北调还没有完全开始的时候,我让这瓶水坐飞机、坐火车、坐奔驰,直接把水倒入日月潭,让南水北调的福音也带给台湾人民,好不好呀!

乙:这主意不错,你何时还去渠首?

甲:怎么?你也想去?

乙:我到香港去带一瓶水,到澳门去带一瓶水,到台湾去带一瓶水,全都倒入渠首的水里,让我们祖国的山山水水连成一个有机整体,再带回三瓶渠首水,也象你一样去慰问慰问航天英雄、奥运健儿、台湾同胞。

甲:可惜呀可惜,晚了!

乙:怎么啦?

甲:你老婆这两天就要临产了!

相声剧本:我要挣钱

作者:冯志红

甲:哎,大学终于毕业了!

乙:哎呦,那得恭喜您了!

甲:恭喜什么呀,你知道毕业是什么意思吗?

乙:什么意思?

甲:毕业了,就等于失业了。

乙:失业?

甲:毕业了,找不到工作,学校不让住,更不给发补助了,你说是不是失业啊?

乙:哦,合着,你上学就是为了那点补助啊?

甲:什么是那点补助啊?那可比上班挣的多。

乙:有那么多吗?

甲:你还不信。你看我在大学穿的旧一点,每个月肯定有基本的生活补助。

乙:怪不得你这身打扮就出来了呢?(见甲穿的破破烂烂的)不过,如果您拿个旧饭盆,在火车站来回走走,一天也挣不少呢?

甲:(斜眼瞪他)平时出去打打短工,每个学期再拿个奖学金,这一年下来,也不愁吃喝。

乙:嘿,你还每个学期都拿奖学金,你以为奖学金是那么好拿的?

甲:当然好拿了,那套卷子我都考过四遍了,熟的很,拿了三次一百分。

乙:这是怎么回事啊?

甲:我读了四年大四。

乙:留了四级。

甲:毕业前,我被光荣的评为“学校最熟面孔奖”。

乙:这面孔是够熟的。

甲:学校来了新老师,想了解学生的情况也都需要问我。

乙:恩,看把你高兴的。

甲:那是,我这把交椅可是不好坐的。

乙:确实得需要个熬头。

甲:毕业前一天,我找到了辅导员,我得找他好好谈谈。

乙:是啊,也该让你毕业了,不行的话,带点东西。

甲:我提着两瓶五粮液。

乙:豁,下血本了,看来这次毕业不成问题了。

甲:见了辅导员我就开门见山的说,“辅导员…”

乙:诶,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啊?

甲:辅导员大一时,和我上下铺。

乙:哈哈,你同学都当老师了。

甲:我说,“明天别让我毕业啊!”

乙:等等,你说反了吧。

甲:没反。

乙:你去那应该是求辅导员准你毕业啊?

甲:我是为了有一个稳定的生活,能够做好学校“最熟面孔”这把交椅。

乙:还放不下这把交椅呢。

甲:可这次辅导员似乎来真的了,他提给我两瓶特级金六福,说,我求求你,毕业吧。

乙:看来,你不仅是最熟面孔奖,也是最令人讨厌面孔奖。

甲:没办法,看着辅导员可怜的样子,我只好依依不舍离开了我最敬爱的母校。

乙:也该毕业了。

甲:毕业不好吗?要好的话,大一、大二的学生不都早就毕业了。

乙:他们是不能毕业。

甲:哎,毕就毕吧,地方住,可以找房子住,没有工作,可以找工作吗?

乙:这才对吗?总不能在学校里待一辈子吧。

甲:我先找个地方住。

乙:找个舒适的房子,才有好的心情去工作。

甲:我去看了两处平房,五十平的,一个月一百。

乙:那不错啊,价格也合适,住吧。

甲:不能住。

乙:那为什么啊?

甲:我问了一下,只有附近有个公厕。

乙:这和你住房有什么关系。

甲:当然有关系,好待,我是正牌大学毕业声,宿舍楼里都是马桶洗手间,怎么能去蹲坑呢。

乙:有你这样俗的大学生,怪不得辅导员要求你毕业呢?

甲:我接来看了十多处平房,都只有公厕,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平房下水管道不好通,所以没有马桶洗手间。

乙:咳,您凑和凑和就行了。

甲:平方没有,我就去找楼房,我就不信找不到和学校一样的马桶洗手间。

乙:看来您对母校的感情真是深厚啊。您应该搬着学校的马桶毕业。

甲:这倒是个好注意。

乙:你还真没个正经事了。

甲:谁说的,在我不懈的坚持下,我终于找到一个比大学宿舍更好的房子。

乙:哪里啊?

甲:那房子老高了,正门脸上贴着五颗星,下面写着国际大酒店。

乙:还挑了个无星级的。

甲:我进门就看厕所,这马桶比学校的好多了。

乙:能不好吗?五星的。

甲:有星吗?我绕着它走了十多圈也没看到有星啊?

乙:这位还缺根弦。

甲:我指高气昂的说,这个房间我要了,多少钱?那服务生看我特别爽快,也特别欢喜的说,二百。我掏出兜里的钱,还剩四百。

乙:这就要住下来了。

甲:我给她二百,说,先给你一个月的。服务员瞪了我一眼,二百一天。

乙:哦,合着,你认为人家二百一个月呢。

甲:不是吗?

乙:您还真想的出来。

甲:看了看手里的钱,狠了狠心。

乙:不住了。

甲:另外两百也给了她。

乙:您还真有钱啊。

甲:都走到这步上了,怎么能退缩呢?

乙:厕所不好你还退缩呢,这怎么不能退了。

甲:晚上我是翻来覆去呀,怎么呀睡不着了。

乙:能睡的着,就那四百块钱了,就这么两天就没了。

甲:不行,我得挣钱,要不然,后天晚上可去哪里住啊。


乙:你是该挣钱了。

甲:我先参加了一个招聘会。

乙:找工作嘛,就该参加招聘会。

甲:招聘会上人真多啊!

乙:肯定少不了。

甲:你看他们,只会说什么“希望公司能够给我一次机会”,还有什么“我一定会做好工作,努力施展自己”。

乙:这些也没错啊。

甲:俗!我不能和他们一样,我要一叫惊人。

乙:您是乌鸦啊?

甲:你才乌鸦!

乙:你不是要一叫惊人吗?

甲:我是说我一定要说出和别人不一样的话,我要让面试的人记住我。

乙:那您是怎么说的?

甲:我上去就说,你们必须请我,要不然你们会后悔的!

乙:您是黑社会啊。

甲:再看那面试管,看着我,意味深长的说,保安!

乙:呵呵,能不叫保安吗?

甲:我去报纸,杂志上面去找,我就不信不能找到工作。

乙:那上面招聘信息也不少。

甲:诶,这个好,找大区经理,月薪两万。

乙:你能做得了吗?那需要经验。

甲:我是没做过大区经理,不过我有经验。

乙:什么经验?

甲:我做过小区经理啊?

乙:小区经理?

甲:是啊!我们小区,谁家水龙头坏了,都是我给修理的。

乙:那是小区修理,您也真不害臊。

甲:挺适合的,我先给他拨个电话。

乙:约一下面试时间。

甲:约好了,第二天上午八点在他们公司见面。

乙:怎么蒙过去的?

甲:我告诉他们,准时到,诶对了,你们公司在哪啊?

乙:这还不知道人家公司在哪,就要面试。在哪啊?

甲:华盛顿!

乙:豁,您能赶到吗?

甲:你说我怎么就找不到一份离家又近,挣钱又多,而且合适的工作呢?

乙:您这样没头的苍蝇,也只有撞墙的份了!

甲:我彻底放弃了报纸上面的招聘信息,公司太远。诶,大街的电线杆上招聘的广告挺多的。

乙:对了,那离家近。

甲:就是,我还可以挑着选。

乙:恩,你不找人家,人家总不会找你。

甲:我专找钱多的。饭管洗碗的,不做。

乙:大学生吗?眼光是应该放高点,工资也不多。

甲:超市销售员,整天站着,累,不做。

乙:还挺能挑。

甲:陪菜员,整天抓这个菜抓那个才的,整的手都粗了,不做。

乙:您还真能挑。

甲:诶,这个好嘿,月工资八千,另加提成。

乙:工资挺高,不错。

甲:就是得上夜班。

乙:那也没什么啊,能赚到钱,就行了。什么工作啊。

甲:宾馆男待应。

乙:鸭啊?

甲:男待应,男待应,就是这夜班得好好试应两天。

乙:能不试应吗?

甲:如果适应了工作,还是可以做的。

乙:您决定做了。

甲:我能做吗?我是大学生。

乙:算你还有点素质,不丢大学生的面子。

甲:夜班,给谁愿意做啊?

乙:您真是没搔到家了。

甲:有搔,这不我终于找到一份工作。

乙:这还叫有搔啊?那你找了个什么工作。

甲:和城管的活差不多。

乙:什么活啊?

甲:叫什么网络商城技术支持服务管理员。

乙:网管呢啊?

甲:是网络商城技术支持服务管理员!这活轻松。

乙:离你的酒店也不远吧。

甲:早不住酒店了,没钱了。

乙:呵呵,早该不住了。那您现在住哪啊。

甲:网吧。

乙:是应该住网吧。有不少夜班吧。

甲:是有不少。那天我值夜班,突然有一种回到大学的感觉,网吧的气息非常的熟悉。

乙:能不熟悉吗?大学竟通宵上网了。

甲:前半夜我是忙的很啊,经过半个月的锻炼,我网络技术也异常的熟练。

乙:熟能生巧吗!

甲:一会儿,这边有人喊“网管”,一会那边有人喊“网管”。

乙:不还是网管吗?

甲:我想肯定是他们的电脑出问题了。

乙:废话,不出问题喊你干吗?

甲:我走过去,晃了晃鼠标,敲了两下键盘,没有反应。

乙:问题还不小呢!

甲:那小女孩担心的说,该怎么办啊。我说,不怕,我是电脑高手。

乙:赶快,给人家修一修。

甲:我问她,没有往电脑里存重要的东西吧,女孩摇摇头。我说那就好办了。

乙:知道怎么修理。

甲:我熟练的按下一个键,电脑屏立刻黑了,进入恢复状态。

乙:重起啊。

甲:没错。

乙:这就是您突飞猛进的电脑技术啊?

甲:是啊,你看机子可以用了吧。

乙:是能用了,重起万能!

甲:幸好我在网吧历练过,终于学成归来,开了自己的网吧,有了自己的事业。

乙:您终于赚到钱了。

甲:太好了,进网吧的人是“各绎不绝”啊。

乙:那是络绎不觉,还大学生呢。

甲:那钱像流水一样,流进收银台,整天“加钱已成功”“加钱已成功”的声音就没断过。

乙:是挣了不少钱。

甲:“网管,网管”这机子怎么不能用了?

乙:有人的电脑死机了。

甲:我一边点这钱,一边喊,死机了重起。

乙:这点本事还很熟练。

甲:一会儿,又有人喊“网管机子不能用”。

乙:不是告诉他重起了吗?

甲:还是你给我重起吧,只觉得屁股一痛,蹲到了地上。就听到,“让你值夜班,你来这睡觉。”

乙:做梦呢?http://www.xiaopin58.com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