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安全生产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积分》

2017-08-10 12:34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小品 表演者三人(中年师傅工长严格,女大学生邓红,男青工辛浩)

现场摆一张桌子,严格在填着什么表格。

辛浩(可以用红色胭脂把脸装扮成红色)喝了酒,工作服扣错了口子,歪扭着上来。

辛浩从门外进来,用手做一个假想的开门动作。一头撞进门里,晃了几晃才站住。辛浩的开场白: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所有的事情都能成。今天是个星期天,我喝了点酒,感觉心里窦娥冤。工长外号叫‘阎王’,这个伙计是我老师,我都他一直很尊重。最近他弄了一个什么积分制,说实话,就是操人的。他操别人行,操我可不行。他扣了我的分,我今天跑骚就跑这里来了。我要好好找他一点麻烦,让他知道我辛浩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辛浩绕到严格背后,严格带着眼镜,很仔细的对着考勤签到表,查对并填着什么表。(道具,一直中性笔,一个考勤签到本,一张考勤表。)

辛浩在后面看见严格在填考勤。向严格喷了一口酒气。

严格回头看了他一眼,说:“星期天,你又不值班来干嘛。”

辛浩一把抢过笔,大声嚷嚷说:“填什么填,操人的。”

严格很生气的说:“在哪里喝地马尿,快走吧,别捣乱。”

辛浩喷了一口酒气(嘟唔······)小品

用手指着严格说:“我在部队是标兵。来单位上班,我是技术第三名。你是我的老师教的是真好,我感激你。可是,我俩的关系不一般吧。你怎么还操我?!”

严格撮了一下眼镜很迷茫的看着辛浩。

辛浩越说越来劲,声音激动地说:“那天,那天我心情不好,喝了点酒,也没醉,你为什么不让上班,计分给了我零分。”

“没扣你钱就不错了,因为双休日你值了两天班,给你调休了一天,这是照顾你。”严格不慌不忙地说。

“狗屁!不看在你是我师傅和工长的面子上,我就揍你。”

“你小子还反了,你要怎么样?把笔放下,抓紧回家睡觉去。”严格也发怒了。

“这个月我分最低,就是因为这个零分。这个月你给我补上!”辛浩把笔狠狠扔在桌子上。

严格猛地站起来。瞪着辛浩说:“你这伙计毛病不少。你和我关系好,应该支持我工作。你都干了什么?开会迟到,不听防护员指挥,业务学习不积极,新来的学员都要赶超你了。”

“我去年全段比武第三名,睡觉也比他们强。别打岔,你给我把考勤改了。把分还给我。”辛浩又抢过考勤表。

“你给我放下,段上有禁酒令,赶紧走,再不走我不客气了。”严格说。

“今天我休班,愿意去那里跑骚就去哪里跑骚。你管的着吗?”

“你说什么跑骚?你嘴巴给我干净一点。”严格有点暴怒的样子,脸都气红了。

“我跑骚关你什么事?我就跑骚了,我跑跑跑骚。”辛浩晃着一条腿摇头晃脑说。

严格一把抢回考勤表,考勤表被撕裂。

辛浩一看连忙说:“换个表吧,把我的分给我补上。”

“补上的门也没有,考勤表我还有一大本。你小子再说一句跑骚?”严格说。

“我就跑骚了,你也天天跑骚。”辛浩继续摇头晃脑的说。

“你给我过来,我揍你。敢骂我?你过来。”严格很生气的走向辛浩。

辛浩知道打不过严格,一边围着桌子转圈一边说:“‘阎王’,我打不过你。跑骚还是可以的。你跑不过我。”严格跟他围着桌子转了两圈。

辛浩酒劲上来要吐。

严格一把抓住他脖领子说:“先去厕所吐出来,我在给你醒醒酒。”

辛浩和严格下台。

(门吱扭一声,后台录音配合)邓红走了进来。

邓红一看没人,就说:“人呢,都去哪里跑骚了啊。”

一看桌子上有一张撕裂了的考勤表。

邓红有点狐疑的说:“这人呢,刚才在门外还有人在吵吵。一进门就都跑骚去了?我邓红怎么说也是看科班出身,又不是不会干活。工长老让我当防护员。这个活太严肃,尤其是那个辛浩,老是不听指挥。我也不想得罪人,干脆来找工长说说,我也去检修设备去。今天我没事就来工区跑骚来了。”

吐完了酒的辛浩,跟着严格走了进来。

辛浩一看邓红,立即把矛头对准了她。

邓红一看辛浩喝多了,小品剧本

转身就要走。

辛浩一拍桌子说:“给我站住!”

邓红吓得一哆嗦,回头问:“有什么事?”

辛浩大声问:“听说你背后打了我的小报告?”

“没有,我哪里敢。”邓红说。

“不打小报告,星期天休班你来工区跑骚了?”辛浩把脸向邓红凑过来。

严格立即批评辛浩说:“对女同志要讲文明,什么跑啊跑的。”

辛浩很冤枉的对邓红说:“工长你真会冤枉人,我说跑骚不是骂人的对吧?”

邓红噗嗤一声笑了。辛浩看着邓红大笑,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。严格莫名其妙的说:“邓红,这小子骂你。你还笑?”严格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看着邓红,又看看辛浩。

邓红笑的捂住嘴,(半分钟才止住笑,中间是严格的惊讶左顾右盼表情,和辛浩越来越放肆的笑。)邓红说:“工长,跑骚是最流行的网络术语,就是出去走走的意思。不是不文明的骂人话。我们都习惯说出去跑骚了。”

严格一听也忍不住想笑,但还是强忍住说:“不许说,不文明。我说不文明就不文明。”

“你打小报告说我不带安全带爬梯子?”辛浩住下笑看着邓红说。

“我是防护员,说你你不听,你带着安全带就是不打开用,所以我就必须汇报。”邓红的脸色平静了下来。

“小丫头,老子是为了换灯泡,那是点内封锁时间,你就是瞎正经。工长,这要是什么都按照规章干,咱们这活就没法干了。”辛浩摆着手说。

“辛浩,你说谁是瞎正经。工长,以后我也检修去,不当防护员了。”邓红说着就要哭。

“啪”!严格拍了桌子。辛浩吓了一跳,慢慢回头看着严格。

“本来想工区内部批评教育,考核扣你二十元。你态度不好,按工区的考核规定,扣你一百。”严格皱着眉头说。

“别别别呀,师傅。啊,工长,别呀。”辛浩慌了,用祈求的眼光看着严格。

邓红一听心也软了,赶紧帮他求情说:“工长,辛浩他妈是肾病,透析要花很多钱。”

“不行,规章制度面前人人平等。必须扣,开了口子,以后谁还按章作业?”严格很严肃的说。

邓红和辛浩面面相觑。

辛浩突然抱着头,蹲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邓红赶紧拿出纸巾给他擦眼泪,安慰说:“辛浩,别哭了。我刚才代表工区同事去医院看了你妈妈。放心吧,我们是个大家庭,互助友爱的大家庭。可是安全无小事,那个‘7.31’天津死的工长,他们一家多惨啊。”

“我不起来,呜呜,我妈快不行了,换肾没钱啊。”辛浩哭着说。

邓红只好看着严格,眼睛也要流泪。

严格从办工作抽屉里拿出一个纸包走过来,拍了一下辛浩说:“是个爷们,就站起来。勇敢面对,犯了错误要承担责任。有了困难,大家帮你。有单位有同事,我们帮你。”

“咋帮?”辛浩慢慢抬起头。

严格说:“这是车间领导和咱们工区凑的两千块钱,车间主任书记带头捐的,你先拿着,别的工区的钱还没送过来。”

辛浩含着泪有点感激的看着严格。

邓红说:“我去段上学习,段领导还找我打听了你的情况。他们要开会研究向上级汇报,帮助你募集资金给你妈换肾。”

辛浩慌忙说:“我不要,大家都不容易。谢谢了。”

“拿着吧,别人有了困难,你也会出手的。”严格紧握着辛浩的手说。

辛浩使劲握住严格的手,使劲甩了一下。说:“工长,小红,对不起。我认识到自己错了。以后我再也不喝酒了,一定严格按规章制度执行。”

“这就对了。”严格拉住邓红和辛浩的手说:“公事公办,违章就得严格办。有了困难靠大家,大家就靠电务段。电务段靠安全,没有安全全玩完。”

“对。”三个人一起说:“说安全,到安全,安全真是不简单。上班高高兴兴来,下班回家庆团圆。庆团圆。”

严格拉住二人的手说:“十七点了。走,我也跑骚去,我请你们下馆子吃饺子。”“恩,跑骚去。”邓红和辛浩也跟着说。

三人鞠躬谢幕。http://www.xiaopin58.com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