鍐呭瀛楀彿锛榛樿澶у彿瓒呭ぇ鍙

娈佃惤璁剧疆锛娈甸缂╄繘鍙栨秷娈甸缂╄繘

瀛椾綋璁剧疆锛鍒囨崲鍒板井杞泤榛鍒囨崲鍒板畫浣

关爱留守老人的幽默小品剧本《两亲家》

2017-09-14 13:17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主题思想:反映农村留守老人的寂寞孤独,小农民幽默可爱和小小的吝啬。


人物:1、亲家甲,一个可爱幽默又带点吝啬的留守老农。


    2、亲家乙,一个退休老教师小学付校长,姓卢,为人较为大方。两个都是笑星。


场景:甲亲家农家院子,静到能听清山鸟叫声(这声不停的重放),院子里有群鸡乱纷纷的   抢食。


道具:一只喂鸡用的箥箩,里面有粮食,一只鸡蛋,模拟鸡叫,粮食等农产。


亲家甲:(穿着不很整洁,佝偻着背,头上歪戴一顶公鸡帽子,走路也象鸡,一步一点头,正忙着喂鸡,点名,他寂寞无聊,给每只鸡都起了名字)寂寞无人知,常伴小鸡鸡,你玩你手机,我喂我的鸡,我这身打扮,在村里走上三圈也没人笑,村里没人啊,咯咯咯,安静一下,现在点名了,点到的咯二声,熊大,咯咯,熊二,咯咯,光头强,咯咯,懒妖精,咯咯,三斤半,咯咯……,你们都到齐了,别说话了,我知道,你们谁都把我这个领导说的话当作是屁话,今天换换花样,念一下报纸:不知什么地方又翻车了,不对,是报纸拿反了,你们都在嘲笑我不识字,那我就不念了,我还是那句话,认真吃饭,积极捣蛋,懒妖精,你有进步,昨天下了个蛋,等下散会后奖励你,我可是把你们都当祖宗了,如今,人都出门打工去了,一个村没几个人,只有你们这群鸡跟我说说话了,还是你们这些鸡好啊,在家门口刨食,一家子热热闹闹,光头强你又欺负三斤半了,别整天把自己弄得象个鸡霸似的,三妻四妾,到处抢劫,欺男霸女,耍流氓。(门外有人喊,九斤叔,你亲家卢付校长来了)哦,昨晚我梦见有叫化子到,今天就有人来了,人一辈子最苦恼的事就是,想找人聊天的时候见不到人,等你把鸡养肥了,亲家就上门来了,象个黄鼠狼似的,想吃我的鸡,门都没有。光头强,你带领大家从后门撤,都藏起来,我先关上大门。半傻,你就说我不在。小品


亲家乙:(手里提着一个瓶子,瓶子贴着自制的标签“寂寞”两字,东张西望,自言自语)一路上就见到一个人,还是个半傻的,现在的人都出门去了,三年不回家,回家不找爸,进村不进门,忙着去拜神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村里只剩老公公,不知亲家在不在家,先不进去,逗一逗他,亲家,亲家(人还没进来,首先从快要关上的门缝伸进来的是一只瓶子,瓶子上下移动,亲家甲的脸也随着瓶子上下移动,用他那不是很好使的眼睛想看看这瓶子上面是什么牌子,那瓶子老是在上下移动,瓶子突然掉下来)


亲家甲:(猛一伸手去接即将掉到地上的瓶子,瓶子没掉下来,虚惊一场所,那瓶子神秘地往上走,其实是有一根线吊着的,非常滑稽,亲甲家气得半死,猛拉开门)老顽童,你这是想钓我还是钓鸡。次奥,你这么任性,你家里人知道不。


亲家乙:(差点跌进来)唉啊,吓死宝宝了,亲家,你这不是在吗,刚才是哪个傻货说你不在的,你不是好好的吗,身板挺帅,动作挺快,差点让我摔跤,你说怪不怪,这酒没摔坏。(用线吊着那瓶子,扯了扯了)


亲家甲:摔坏才好,瓶子真摔碎,换瓶除草剂,现在农村一片荒凉,最需要的就是除草剂,你送啥酒啊,送二瓶除草剂得了。


亲家乙:不行,这可是好酒,喝不醉,不伤胃。是啊,现在的年青人全都出门打工,婆娘都跟着出去带小孩去了,家里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,亲家,这么多鸡啊!这里都快变成鸡院了。


亲家甲:你看,你这卢付校长一来,小伙伴们都惊呆了,一个个都受惊(精)了。


亲家乙:受精了?你把我当成是公鸡啊。


亲家甲:这么多鸡,你也忙不过来啊。现在村里就剩下我们这些老人与鸡为伍啦。看着它们热热闹闹,我也想做鸡了,还可以卖春(客家、潮汕地区方言,春就是蛋,此句可省略)。


亲家乙:你做不了鸡,也卖不了春,你只能做它们的领导,看着这么多鸡,我都有点兴奋了。


亲家甲:你兴奋个啥!


亲家乙:(扯着手里的酒)这么多鸡,有鸡又有酒,客人不想走,亲家,今儿个咱两个寂寞老头儿喝个痛快,咯咯咯,过来,过来(一群鸡听到呼唤围过来),家鸡啊,没喂过激素吧。


亲家甲:(暗暗跺脚撵鸡出去,急起来言语有点乱,把“这鸡不是我的”说成)这……这不是鸡。


(亲家乙手里仍用长线还吊着那瓶酒,晃来晃去,非常滑稽,亲家甲显出有点贪婪的样子,想把酒接过去,亲家乙不忙着给他,仍然扯着,不给对方。)


亲家乙:你说这不是鸡?对,是飞鸡,哈哈,亲家,你这简直就是飞机场。看来今天我来对了,在你这里擦(吃)几餐鸡,使劲吃。


亲家甲:你想得美。我说错了,这当然是鸡,这鸡不是吃的鸡,不对,这鸡不是谁的鸡,也不对,这鸡不是我的鸡,熊大,熊二,光头强,卢付校长在这里,难道你们这些鸡跟城里的鸡一样,都喜欢校长吗,你们都出去。


亲家乙:不错啊,你还看上动画了呢,都七老八十了,返老还童了吧,熊大,熊二,光头强,亲家,会玩传奇不。


亲家甲:这就是传奇啊,你没发现吗,现在是,生活越来越好了,人越来越少了,我一时寂寞,我给鸡都起了名字,没事就点一次名,你一个卢付校长可以教书,我没文化,也照样教书,我教它们唱国歌,“国国国歌”,还教它们写字和打架,这满地的鸡爪一样的火星文就是它们写的,我也略懂一二,要不要我读给你听,这第一句就是:唧咕唧咕唧唧咕咕。翻译成汉语就是:这鸡不是我的。亲家,你明白意思了不。


亲家乙:亲家,我不明白,你老强调这鸡不是你的,你是啥意思,不是你的鸡,关你鸡鸡事,你给它们起什么名字啊,嘴里还咯咯咯,象只水骚鸡似的,整天咯咯咯,都不知道你们咯咯咯,鸟语个啥。


亲家甲:(手里小网兜扯着一个鸡蛋)我是它们的老师嘛,它们来我这里上课,总得有个名字,这叫方便管理,你懂管理不。


亲家乙:你这是扯蛋,哇,你手里还真扯着个鸡蛋呢,鸡不是你的,咯咯咯,你勾引隔壁的鸡婆,来你家生蛋来了,你这是借鸡生蛋,还是想借壳上市。


亲家甲:也不是,这鸡蛋是邻居送的,就象你送我酒。(伸出手去要接酒,人家没给,仍用长线吊着晃来晃去)


亲家乙:这酒,等下再给你。


亲家甲:咯咯咯,亲家,不好意思,你我习惯了,把你当作是鸡了,亲家,你先把酒给我,老吊着也不是办法,咱俩得坐下来谈。


亲家乙:(把长线吊着的酒递给对方)行,这是好酒。


亲家甲:(把眼靠睛近酒瓶子,牙齿都快咬到酒瓶子了,还没看清上面写的什么)这是什么酒啊。


亲家乙:你是老花眼,拿远点看,才看得清,好酒,进口的。


亲家甲:我不是老花,我老年近视加文盲,嘿嘿,这样才能看清,上面明明写着“叔莫”,哪是进口的啊。


亲家乙:是“寂寞”,怎么不是进口的,酒不是进口的,那你说酒是干什么的,难道是浇花的。那你把酒还给我,我拿去浇花。


亲家甲:(把刚接过来的酒在怀里护住,不让对方抢回去。)你是文化人,别、别、别这样不懂规矩,送给人家的礼物就是人家的了,能抢回去么,没这道理。

亲家乙:那你说这酒是不是进口的?


亲家甲:是进口的,进口寂寞米酒(把酒收好,装掏烟状)亲家,你抽烟不,我这没烟,没钱买烟啊,孩子把钱都寄你家了。


亲家乙:(把烟递过去)你不是没钱,是你不舍得花,我也不需要孩子寄钱,钱给得再多,也不如懂我,能常回家看看就好。


亲家甲:(接了烟,去找柴火,他家没打火机,平常没烟抽就忍,有人给烟抽就猛抽,发现对方有打火机,就把烟点燃了)咯咯咯,不对,亲家,你看我,我又把你当作是鸡了,长长期跟鸡生活,老是把你也当作是鸡,咯咯咯,亲家,请坐,本来儿子媳妇是要我跟他们去城里住的,你看我这付尊容,我怕影响市容,没跟他们去,他们现在在哪啊?。


亲家乙:番禺(随手拿起一本不知哪朝哪代的小学课本扔过去),你把地址记在上面,大家伙番禺,小家伙在江门。


亲家甲:你叫我记下来,我也不识字啊,咯咯咯,亲家,吃蛋,不,是吃茶。(手里扯着蛋)这蛋是人家送的。


亲家乙:你说这蛋是人家送的?谁送的,谁对你这么友好,是老相好吧。


亲家甲:你猜对了,我不是整天没个人说话吗,见我寂寞啊,隔壁的苗翠花就来找我,大鸟依人的样子,美死了,抱在怀里摸一摸,还真暖心,完了还送我个鸡蛋补充营养。你来的时候我就让她从后门走了。


亲家乙:还真是两脚鸡啊。


亲家甲:是两脚鸡。


亲家乙:唉,完了、完了,节操碎了一地,我平时真是看走眼了,只知道你把你一毛钱硬币看得比天上的月亮还大,没想到你脑子里比西门庆还坏,都七老八十了,还花钱去干那事。


亲家甲:不用钱的。


亲家乙:不用钱的!倒贴的!完事了人家还给你个鸡蛋补充营养。


亲家甲:亲家,老实说,一个人生活真不行,没人提醒你吃药,你脑子有病,我说我干那事了吗,你这卢付校长,你人退休了,还满脑子坏思想,你这种人就不该退休,国家应该立法,脑子里还有坏思想就要继续劳动改造,不给退休。


亲家乙:哪你们之间干什么了,你刚才自己说的,你一个人寂寞了,就把二脚鸡苗翠花抱在怀里摸一摸。


亲家乙:没错,苗翠花是两脚鸡,你这教书匠,难不成鸡有三脚的,我给这母鸡起了个名字叫苗翠花。这满地的鸡屎就是我清白的证明。(拿扫帚扫鸡屎)


亲家乙:唉,吓我一身冷汗,是我误会你了,我还以为你说的是那种鸡。


亲家甲:(一只母鸡从门口走过)你看,那就是翠花,胸部丰满,两腿修长,喜欢不。


亲家乙:喜欢,眉清目秀,是不是要送给我啊,那我就谢谢你啦。


亲家甲:我没说要送你,那是隔壁人家的鸡。可以叫它进来跟你拉拉话,我不象你有文化,寂寞了可以摇头晃脑,之乎者也,我寂寞了,整天没一个人说话,只能与鸡为伍,跟它们说说话,聊聊天。


亲家乙:有什么办法,现在的农村都一样,与鸡为伍也不错啊,真羡慕你懂鸟类的语言。(讥笑对方讲鸟语)


亲家甲:这有什么难的,咱们庄稼人,鸡鸣狗盗,听习惯了……


亲家乙:是鸡鸣狗吠。


亲家甲:你是先生,听你的,咱们庄稼人,鸡鸣狗盗,鸡鸣狗吠,听得多了也就知道鸡说什么了,哪象你们教书先生,只会教书,我问你一个问题,土豆跟番薯同时种下地,是土豆先生出来,还是番薯先生。


亲家乙:(毫不犹豫的说)番薯先生。?!%!%(觉得不对,马上又反应过来,明白对方是以牙还牙在讥笑他是番薯老师)。你这是什么意思。


亲家甲:这是鸟语,你不懂。


亲家乙:亲家,我们两个逗来逗去都是因为寂寞。同是寂寞人,何苦互相为难。谈点吃的吧,你去弄点好吃的修补一下咱俩感情。


亲家甲:行,我一向为人大方,让你吃好。


亲家乙:这不叫一向为人大方,这叫破例,据我所知你从来就没大方过。


亲家甲:那我今天就破例为人大方拿只鸡来招待你。


亲家乙:你刚才还说那些鸡都不是你的,你哪来的鸡?好多年前,咱俩一起上小学的时候干过偷鸡摸狗的事,现在可不能干了。


亲家甲:狗蛋(乙亲家小时候的名字),你终于承认自己干过的坏事了,你隐瞒犯罪事实五十年,当年你咋不承认呢,当年我承认了,我回家当了农民,当年你不承认,你狗蛋,后来变成了卢付校长。


亲家乙:这说明什么,这说明现在咱俩都活明白了,偷鸡摸狗的事干了也不要承认。搞笑小品剧本


亲家甲:(把鸡蛋放进喂鸡的大米里)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干过偷鸡摸狗的事,回家自己养鸡,鸡生蛋,蛋生鸡,鸡就是蛋,蛋就鸡,现在的鸡都是大米喂大的,这鸡先在这大米里喂一喂,现在都是拿大米喂鸡啦。


亲家乙:对啊,自从改革开放,生活好起来啦,从那天起不再操心粮食和蔬菜,给每只鸡都起个温暖的名字(此二句是篡改海子的诗),现在都拿白米喂鸡,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。(拿米撒在地上,一群鸡围上来。)


亲家甲:就是,就是,我拿白米喂鸡,有得是粮食。等鸡养大了,我再吃鸡,我喜欢吃鸡。在旧社会,地主家吃鸡,狗喝汤,咱们穷人只能吃糠。现在好啦,感谢习主席餐餐有饭吃,感恩共产党餐餐有菜捧,咱们爱吃鸡就就鸡,亲家,你听说没有,有人吃鸡,被鸡骨头鲠到半死,差点断气,送医院抢救呢。


亲家乙:那不就是你嘛。


亲家甲:这事你也知道啊,我以为没人知道呢。


亲家乙:全村人都知道你的光辉事迹,在村里三个名人当中,你是中间那个,我还在全校师生面前宣传过你的光荣事迹,叫同学们吃鸡的时候要注意,别鲠着,你的事迹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,你鹤立鸡群,你大名鼎鼎,谁不知道你的花名就叫鸡臂。(望台下)台下人,你们还记得不,前段被鸡臂鲠到住院的就是这位----大名鼎鼎的鸡臂先生,长得很象赵本山,有眼睛有鼻子。


亲家甲:(起身面向观众,喉里似乎留下了被鲠过的后遗症,发音不太清楚)大家好,嘿嘿(象赵本山一样笑),我确实认识赵本山,他不认识我,我俩不是同行,他是卖拐的,我是卖春的,嘿嘿,告诉大家,自被鸡骨鲠过,我就不养鸡了,看到鸡就想吐,咯咯咯。(装呕吐状,没想到咯咯咯的叫声,把一群鸡引过来了)(拿起扫帚,把鸡撵出去)


亲家乙:(跟甲亲家对着干,拿把米撒在地上,把撵走的鸡又引回来)不养鸡,这满院子的鸡,和这鸡屎是哪来的,看到这鸡屎,我也想呕吐,咯咯咯。(引来更多的鸡)


亲家甲:(把鸡撵出去)这是谁家的鸡啊,都撵出去。


亲家乙:这不是你的鸡吗,你是不是老年痴呆啊,那不是你的鸡兄光头强和熊大吗,在打架呢。


亲家甲:光头强你们别表演了,一个村就两个观众,亲家,那是隔壁的鸡,表演拳击给咱们解闷,嘿嘿,挺卖力的,都是战斗鸡。


亲家乙:亲家,看了它们打架,想起小时候,你有什么感想。


亲家甲:我什么都不敢想,我小时候胆子小,你敢想敢干,象只公鸡,为了争女同学,打遍三条街,我回家养鸡,那是个鸡情燃烧的岁月,你不忘初心,没上初中,一步一个脚印,原地转圈,螺旋上升,不怕时间长,乌鸦变凤凰,做了付校长。我是看着你长大的,直到学校都关了门。


亲家乙:学校关了门,你能怪我么,没有学生,学校日益没落,现在只有你这鸡院生意越来越红火。想吃吃鸡就吃鸡。


亲家甲:别老提吃鸡啦,现在我不养鸡了,我没有鸡,只有这鸡蛋是我的(拿起那个鸡蛋,握了握又放进大米里)。等会这蛋就会变成鸡。


亲家乙:(惊讶)变成鸡?咋变,就在这变,你是这样养鸡呢!还是变戏法,我以前也不见你会变戏法这一手,我打死也不信等下它就能变成鸡。


亲家甲:怎么不能变鸡,等下你看我的,嘿嘿,(拿起鸡蛋)我现在就去弄只鸡咱俩吃,你先坐着。


亲家乙:(吐舌头)一个吝啬的鬼,我就不相信,你能能弄只鸡来吃。


亲家甲:(端着一盘子出来)咯咯咯,亲家,鸡做好了。


亲家乙:哇,这么快,你这是用高压锅?


亲家甲:什么高鸭低鸭,这不是鸭,是鸡,亲家,你太有学问了,鸭还分高鸭低鸭,这是鸡,不是鸭,来、来,你尝尝我弄的鸡。


亲家乙:这哪是鸡,这是炒鸡蛋,你是不是端错了,你既然眼睛不好使,我帮你去端鸡。(起身要去厨房)


亲家甲:别、别、别,亲家,鸡就在这里,这你不懂,这盘里的就是鸡,我也喜欢吃这种鸡,没骨头,不会鲠倒。


亲家乙:这明明是蛋嘛,哪是鸡。


亲家甲:这就是鸡,亲家,我啊眼神不好使,但脑子特别好使,你想想,鸡是鸡蛋变的,只是你来早了一点,这鸡还没长大,你心里要想着,这就是只大鸡,三斤半。(脚下被那只名叫三斤半的鸡绊了一下,差点没跌倒)


亲家乙:这哪是什么鸡,分明是鸡蛋,还三斤半呢。


亲家甲:这鸡是三斤半,我是说地上这只鸡的名字叫三斤半,三斤半,你出去。亲家,你要这样想,比如你是个叫化子,来我这要饭的,人家给你一碗馊饭吃,你就当是吃大餐,用你们文化人的话来说就是,幸福只是一种心境,现在咱俩都把自己当作是叫化子,就当这盘里是一只大鸡,咱俩现在就把这鸡完成了,想想生活多美好,啷里个啷里个啷。哦,还来点黄酒。(转身,去拿酒,把亲家送来的那瓶白酒,偷偷的倒一点进空酒壶里,灌入温水,再抓了一大把红曲放进壶里晃了晃,速成黄酒就做成了。)


亲家乙:我就不信你家还有黄酒。


亲家甲:(倒了一碗酒给对方)来、来,这可是好酒,上百年的陈壶。


亲家乙:(举起手中的碗)举杯邀二货,对影成三人(尝了一口,皱眉)这哪是酒啊,跟水差不多,还上百年呢。


亲家甲:(伸出两只手掌,在对方面前猛一拍,发出响亮的声音)(亲家乙吓了一跳,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)亲家,你耳朵没问题啊,我眼神不好,我以为你也耳朵不好,我没说这酒有上百年,我是说这酒壶有上百年了,我发誓,我从小学到现在就没骗过人,这壶是祖传的,我爷爷的爷爷留下的,壶虽是百年陈壶,这酒倒新鲜,刚酿造的。


亲家乙:(惊魂未定)这是什么酒,五加白,还是曲加水!


亲家甲:校长啊,这就是黄酒啊,当然,对你这酒经考验的卢付校长来说,这酒可能是淡了点,可是颜色纯正啊。


亲家乙:亲家,你这是要给我颜色看呀。


亲家甲:咯咯咯,亲家,喝酒,吃鸡,这鸡都凉了,来来。(夹起一块炒蛋,想给对方,最后还是给了自己。)


亲家乙:这屋实在黑(伸手去扯灯,灯不亮)


亲家甲:扯吧、扯吧,反正是坏的,三年前小孩子回来扯坏了,我就没修,


亲家乙:咋不修,不想交电费?


亲家甲:交什么电费,我从来不开灯,天一黑,鸡一睡觉,没个人聊天,鸡睡我也睡,跟鸡一齐睡,从不开灯,这灯也就是个摆设。


亲家乙:这实在受不了这黑暗。


亲家甲:这就是你们这些假文化人的缺点,觉得这也黑暗,那也黑暗,还不如在下我这个青光眼心头了亮,不论什么时候,你心里要是光明的,一切都就是光明的。


亲家乙:你说得似乎也有道理,但你这又破又暗的房子,也确实应该翻修一下。


亲家甲:翻修什么啊,这是人家的房子。


亲家乙:人家的房子?


亲家甲:不是吗,房子再好也是暂住的,高价买房是傻B,阴间才是老住居。楼越造越高,离天堂越来越近,不是累死,也被银行逼死,可是没人愿意回农村,百年以后,我们也都要走的,用你们文化人的话来说就是画上完美的逗号。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,房子还不知是谁的房子。


亲家乙:我知道了,知道你为什么,有鸡不拿来吃,你是想着得道那一天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但也不能连灯都没有啊,太暗了,我都看不太清你长得什么模样了。


亲家甲:你看我干嘛,我很好看吗,你要朝前看(手指指向前方),我们只要朝前看,前途就是光明的,唉啊,亲家,看天色,可能要下雨了(提醒亲家该回家了),你带伞(遮子)没有。


亲家乙:我没带伞。


亲家甲:你知道不,有专家说,雨点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,会砸死人的,就要下雨了,你还不快点回你家去,你没晒衣服吗。


亲家乙:衣服在这,我都带来了,我就在你这住下了。


亲家甲:不、不、不,千万别在我这住,你什么时候回去?(起身,习惯性的操起喂鸡的鸡兜)


亲家乙:(故意看着对方手里的鸡兜)你是想送我几鸡带回去?好吧,不用客气,你去抓鸡吧,一只就够了。


亲家甲:我没鸡,哪有鸡送你。


亲家乙:(指着对方手里的鸡兜)你拿着这家杂,我以为你要去捉几只鸡送我呢,万水千山总是情,送个鸡来行不行。


亲家甲:(这时才发现自己手里习惯性的拿着鸡兜,赶紧扔了)我没鸡,这鸡兜是人家的,我得赶紧送回去(又拿起鸡兜)。


亲家乙:别人的鸡兜又没脚,怎么会跑到你这里来。


亲家甲:这个你不懂,你不懂我的心。你真不知道我想什么?(见客人还不走,又费茶水又费时,自己还得喂鸡呢,不能当着客人喂鸡,让人知道自己有鸡,还真得送个鸡给人带回去,千万不能当着客人喂鸡,得想想办法提醒客人回去,便心生一计。)亲家,你看对面山上的那东西,是树,还是人,可能是死树头,是人早就该走了。


亲家乙:(乙一听就明白,这是在下逐客令,要撵他走,想起吃饭时喝的黄酒,实际上是曲加水,便以牙还牙。)亲家,那是树,好曲的一条树,好在一身(升)曲,可以做九(酒)个牛轭。这全是曲的功劳啊。(升是乡下量米用的竹筒,曲是做酒的红曲,也是弯曲的曲)


亲家甲:(知道以曲充酒的事穿包了)亲家,现在时间不早了,哪你什么时候回去啊。


亲家乙:我现在就回去啦,你真的不鸡我一只鸡啊,挥挥手不带走一片鸡毛。


亲家甲:行,你走,路上要是遇到熟人,一定要说我热情招待了你,传个好名声。


亲家乙:你放心,路上一个人也见不着,要是遇到谁,我一定如实告知,你家的鸡没骨头。


(过了几天,甲亲家回访。幕布换成乙亲家家卢府,背景上写着一付对联:全都出门去,空村无鸡鸣。家里比较整洁,不象养鸡的人家。)


亲家乙:(正在练毛笔字)唉,人都出门打工去了,一个村,想打打桥牌都找不到人,只有写写毛笔字,聊以度日了(突然停笔,发觉门外有动静,便躲迅速到一边去观察,果见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往门里张望)。


亲家甲:(轻手轻脚来到乙亲家门口,四处张望,看看有没有鸡,一只鸡也没有)怎么会没鸡呢,这家伙莫非也象我一样把鸡都藏起来,咯咯咯,咯咯咯。


亲家乙:别整了,我没养鸡。


亲家甲:你不寂寞吗,整天没个人说话,养几只鸡来陪你聊天多好啊,听着鸡叫:咯咯咯各个国家,你就象到了联合国。


亲家乙:到了联合国,我也不懂你那鸟语。我还不如练练字。


亲家甲:你这卢付校长,你以前教书,现在退休了,很寂寞的,你应该养一群鸡,你就把他们当学生,教它们唱歌,春天在哪里啊,春天在哪里,或者讲点时事,天天要它们考试,考不及格给0蛋,它们也许就会多下蛋。


亲家乙:那还不如给它们讲讲哲学,反正我也不懂,大家都不懂,鸭同鸡讲。可是我怕鸡屎啊,所以不养鸡。


亲家甲:亲家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,你一定是怕我来你这吃鸡,把鸡都藏起来了。


亲家乙:我真的没鸡。


亲家甲:你没鸡?我要在你这吃饭呢。


亲家乙:我家没鸡,有竹笋。


亲家甲:竹笋好,竹笋好,有腊肉么。


亲家乙:都有。


亲家甲:来瓶白酒就更好。


亲家乙:好的,亲家,你先坐,我这就去弄菜。(拿了一根破的竹扁担,和一条破皮带,走进厨房里,咚咚咚,把破竹扁担和破皮带砍成一节一节)反正如今这扁担也用不着了。


亲家甲:(听到厨房里咚咚咚响,以为是在准备好菜,抹着口水,想去厨房偷看)不错、不错,这回,我来他家吃一顿好的,也不妄了我上次招待他的那只鸡。(其实是鸡蛋)


亲家乙:(端着盘子出来)亲家,坐下坐下,菜来了,菜来了,你尝尝味道。


亲家甲:(见菜端上来,搓着手,接菜,惊愕)亲家,这是什么菜系啊。


亲家乙:如法炮制系,竹笋炒腊肉,只是你来晚了点,这竹笋有点老了,腊肉是久制腊肉。(拿一瓶子接了瓶白开水)还有你要的白酒。


亲家甲:亲家、亲家……你这竹笋的质量也太过硬了,你忘了上回我拿鸡招待你了?


亲家乙:亲家,我记着你的鸡呢,你家的鸡质量太软了,连骨头都没有,那是鸡吗,那是鸡蛋,你硬说是鸡,还说我来早了,这回是你来晚了,竹笋都变成扁担了,这能怪谁,油盐还是放足了的,你就尝尝味道吧,看看这久制腊肉跟你家的百年陈壶是不是一样的风味。


亲家甲:(一错愕,出溜到地上)唉,亲家,你不愧是老师,我这算是受教了,做人一定要诚实大方。


亲家乙:(从地上拉起对方)孺子可教矣,走吧,亲家,在村里整天都见不到几个人,我们到大街上去看人,在人多热闹的地方请你吃个饭。


( 闭幕)http://www.xiaopin58.com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