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回忆过去!感恩现在!小品剧本《上坟》

2017-10-02 13:31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
时间:去年清明节的上午

场景(布景):村庄外的麦田

人物:拐脚小白鞋,女,49岁。二嘎子,男,47岁。

道具:一辆人力三轮车,一只青山羊,竹篮,瓜果等。

二嘎子:(高胖,大脑瓜上顶着前进帽,上身外穿一件新买的皮夹克,内套白衬衣,闪出皮夹克外一圈。半敞怀,肚前耷拉着半尺长的牛皮带。一副富酸的傻相。)

二嘎子:(在装青山羊的三轮车上拎出一支粘满泥浆的皮鞋穿脚上,围着三轮车转了一圈,侧面对观众)寒食是鬼--鬼鬼节,二嘎子出村过小--小桥,烧纸--纸哭俺爹--爹,这不,爹的坟到了。

二嘎子:(在车上拿出来两大串冥钞票,从后腰上拔出一把尺长的尖刀,割断捆冥钞票的绳子)爹!你别别会过爹。儿子二嘎子还有哥、还有哥有钱--,哥当当大--大---官。爹你先看看,再再花它。

二嘎子:(撅着屁股围坟转半圈燃着,蹲下大声地哭)爹啊---爹、爹我,我这回纸烧、烧不错我,你梦里再再不要托梦骂骂我二嘎子孝儿子--儿子--爹,上回寒食二嘎子喝喝了--了酒!!别怪罪儿子爹、爹!钱烧给人家花花花去了。

二嘎子:啊啊啊啊爹!我孬命的爹呀爹呀---(撅腚趴在坟前).

小白鞋挎着竹篮瘸腿上 小品

小白鞋:咦啊--啊--我的儿--啊儿--。

二嘎子:(止住哭,拧歪前进帽仰脸看。拧把鼻涕朝小白鞋甩去)兔子年五经上席,有你你没--没--你一样样过年。知道不,是爹。

小白鞋:是儿。

二嘎子:是爹。你你没爹。

小白鞋:你个傻种二嘎子,没爹哪有儿?我哭的是俺儿。

二嘎子:是爹,是爹,该哭爹。

小白鞋:该哭儿。二嘎子你听着你记着等你死了真是没儿哭你咧。哎呀--我的儿呀--我的儿。你咋这么孬命呀。

二嘎子:(突然想起)对呀,孬命的不就是我吗。不是二嘎子是哪个龟孙。

小白鞋:你算是说对了,是儿,是儿子。二嘎子,你知道你撅腚拉的是啥屎你说。

二嘎子:你呀不用考考我,我拉拉不出狗屎来。

小白鞋:这不就对了二嘎子,我看你连狗屎也拉不出来你。你想啊,我儿子死了死了,好歹我当娘的花钱给儿子配了个阴亲大闺女。成双成对知道不?等你两眼一闭腿一伸,不就是个夭折的死孩子,落下个孤魂野鬼让人骂吗。

二嘎子:滚滚滚,滚!滚滚你大姨那头去你。嗨呀还来来戏弄、戏弄傻子二大爷啊你说?你歇歇你个瘸熊!

羊咪咪叫几声。一阵铃铛响。

二嘎子:(折身在坟前站起来,捞起尖刀朝向小白鞋)要不是俺爹看着,我我真该白刀子进去红刀、刀子出来。你信不?

小白鞋:你敢。

二嘎子:不敢是是二大娘烙烙的煎饼我不不敢你以为。

小白鞋:好啊好啊,老娘正愁找不着上吊的那根绳哩。你来你来。

儿子坟前,小白鞋一锭坐下来,从竹篮里拿出果品神食一一供摆上。

小白鞋:我的。

二嘎子:又哭我的儿是不是?

小白鞋:你想哩你个货!你跟我小白鞋?不按你尿盆里淹死你才怪哩。

二嘎子:(背手迈着大步在两个坟头间歩量一下,拿尖刀在地上划了一条线)你听着小白鞋,俺的坟地是是个风水宝地好的好的不行,你还有全村上上哪个人不知哪个人不晓的,光大官、大官就出了好几个。对,是是人杰地灵没错。别家曝了俺家的风水你。你远远那头去你。这不,界线我划划出来了你你看看。离俺爹远远远的你。

小白鞋:(拿竹篮甩在二嘎子怀里)谁远点?还不讲理了了。我的儿不叫我哭?我的一亩八分地不让我站?

二嘎子:这地是俺的老老林,老老老老爷爷都这么说。你你爹死了那一一年,你的地俺包了产了的。包了半亩地、半亩地的麦子钱。我看今天你你不发鸭子你发讹(鹅)了你。是是人吗你?

小白鞋:(发现跳下车的青山羊在啃吃神食果品)羊羊羊,小二嘎子。

二嘎子:(捧腹笑)该该该!天爷爷显灵了天爷爷总奶奶。小白鞋,这叫报应,叫叫报应。

小白鞋:(上前去夺青山羊口中的瓜果,她瘸腿一晃倒地上)哎呦我的爹。沾着你的气都是恶棍白眼狼!

二嘎子:(对坟头作揖)爹啊爹,你显灵了啊爹。显灵吧。小品剧本

小白鞋:你哥县令也不中,不就是个七品的小官吗,羊仗人势我看是。

二嘎子:爹咱有钱,哥是你的也是我的、的--钱。哥知道你晚年爱放羊玩。青山羊跟、跟着你吃跟着你睡。那几年村、村里人见了都说青山羊是你的婆娘,俺二嘎子可没少骂了他们那、那些鸟人哩。

小白鞋:你还有脸说?媳妇都让你骂跑了。

二嘎子:骂跑咋的,那是她没福气,二嘎子有钱,有钱。

小白鞋:没钱猴子还载不到粪池里哩。啊啊啊,我的儿呀,你撇的娘这么可憎啊我的儿。

二嘎子:可憎该!你说,你说,你到底讹了俺爹多少钱?你说。

小白鞋:讹你了?

二嘎子:讹的是俺爹。当儿子的爹。知道不。

小白鞋:为啥跟你说。你是哪家的鸡?

二嘎子:你你不说对不?我说。对了,是去年,要不还早,你见天没事牵着你那只青山羊满树林里转,母羊转啊转啊转,咪咪咪俺爹的公羊喂的硬料饱又饱,草阔里撒、撒橛子就把母羊找,母羊前头围着你你前转三圈后又转三圈。缰绳把你刮倒了,瘸腿小白鞋你说对不对。你对着俺爹哭呀哭,官司打到村长那里几回了你数数。你你黑啊黑。真是黑。

小白鞋:这么说是我把你爹讹了?我的母羊怀孕了你傻啊你?

二嘎子:俺不知俺不知,你你你那母羊是个跑糕货。还不就是专管下个套、套讹人的。再穷穷的要理直气壮知道不?同志们呐,一回一回就是三百啊。疼人。那天俺爹托梦说,是是让小白鞋讹--讹--死的。我没忘我没忘。

小白鞋:鬼!

二嘎子:是鬼是鬼。你你儿子不也成小鬼了吗。

小白鞋:我是说村长断的正。

二嘎子:活见鬼了。不就是看着你小白、白鞋可怜吗。同志们,她说啥?是说过千千遍了的,啥跟男人过了一辈子,猪肉连--连一回都没吃、吃上一顿,只闻过她男、男人放的猪肉屁,谁不可怜她。

小白鞋:好好好算你说对了。要不是村长看着俺可怜呀,俺儿子的尸俺都没地方去收去。

二嘎子:你你儿子死的该。活该懂不?喝醉了、了酒还下水去救人。尿不了丈二的泡硬、硬冲大和尚。

小白鞋:拉倒吧你,咋说小白鞋也是英雄的娘。

二嘎子:(四下里看)娘。

小白鞋:儿子啊。

二嘎子:啊啊呀。你想!寒食到了到了晌午头,满洼连个人毛毛看也看不见。儿也别哭了娘、娘也别喊了。你说,村里人到底给你儿子捐助了几千块?

小白鞋:儿子连死都不怕,还要钱干啥唻!

二嘎子:你花啊?

小白鞋:我不花依靠你?

二嘎子:干、干儿子呀?不行不行。

小白鞋:行的。

二嘎子:你靠靠我我靠谁?

小白鞋:靠你当官的哥啊。

二嘎子:不对不对,哥的钱是大风刮来的?哥不行。

小白鞋:行的。沾上当官的边,不存10万存金碗。要不咋整鸡整羊的把供上?

二嘎子:哎约爹的肉供还没上哩。你个杂杂毛小白鞋。

二嘎子:西西羊没了。爹羊羊溜哪去了?

二嘎子下

小白鞋:爹羊个孙,二嘎子你快来赔俺儿子的神食哪。

小白鞋追下。http://www.juben68.com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