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情感生活剧!幽默的小品剧本《家》

2017-10-06 08:28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时间:当代


地点:家中


人物:父(小贩)、母(教师)、女儿(中学生,简称“女”)


道具:桌子、大纸箱(侧面写着“花生三块钱一包”)各一,歌曲三首:《黑夜的豹》、《一生何求》、《念亲恩》,椅子若干



[幕启]


[台上摆着一张桌子,桌子后是若干椅子。父上,他抱着一个大纸箱(写着“花生三快钱一包”的那面对着观众),精神疲倦,脚步沉重]


父:(喊)欣欣,欣欣......(顿了顿)欣她妈......(骂)死丫头,几天都不见,不当这是家了。她妈又不知为啥,五点已经下班,现在都七点了还没见回来!


[父把纸箱放到桌子上,再坐到椅子上捶腿和腰]


父:(自语)站了一整天,腿都快断了。


[母匆匆上,她手里拿着几本书。看见父。]


母:今天很累吧?


[母把书放到桌子上] 搞笑小品


父:简直累死了!不过我想你们当老师的也好不了多少,整天被罚站。(顿了顿)哎,今天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?


母:班里有个学生近来病了,功课拉了下来,我给她补回课。(关切地)对了,现在你们厂有眉目重新投产吗?


父:投个屁!现在哪里有工开?倒听闻越来越多下岗工人和我一样贩点东西挣钱,真见鬼。


母:(忧虑地)虽然我们当老师的收入相对稳定些,但是现在通货膨胀厉害,你们厂又停了产,家里少了份固定收入,而且女儿欣欣念书的学杂费又贵,没法创造好的居住条件,我担心对她的成长不利。


父;以前你不是说老师有房子分的吗?


母:那是以前的事,即使有房子分,那也只是集资房,全部要自己付钱的,现在已经取消福利分房了。

父:那真的倒霉透了。


[父一掌拍在桌子上]


母:希望日后有所好转。(忽悟)女儿回来了吗?


父:几天来,影都未见过。以前听她说过到什么“龙飞凤舞”餐厅勤工俭学。


母:学生还是以学习为重,顶多我们苦一点都不能让她丢了学业。这两天都没见过她,真担心她,如果她回来了叫她以后别去了。


父:臭丫头,当家是旅店?不回来都不打个招呼。


母:不说那么多了,我得去煮饭了。欣欣回来了,喊我一下。


[母下。父仍坐在椅子上捶着腿和腰。这时响起歌曲《黑夜的豹》,女儿随着强劲的节奏跳着上。她戴墨镜,穿着时髦兼开放,手里勾着书包。跳得畅快时把书包扔掉。最后以一个漂亮的舞姿收尾。曲停。她懒洋洋地捡起书包。]


女:(有气无力地)人生本应Happy,无奈整天Study,做到考试Pass,在家才有Face。要是在外面,有钱才有面子。那帮同学听说我在外面做兼职,以为我发了财,老缠着我请他们吃喝玩乐,其实我挣的再搭上学费都不够自己花。但没钱也得充有钱,唯一办法就是回去取。


女:爸,我回来了。


[她摘下眼镜并把书包放到桌子上]


父:(目不忍睹地)死丫头,看你穿成什么样子?我们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。


女:老爸,这叫时髦,赶潮流,你没看见电视上的时装表演和选美小姐的布料越来越少的吗?你这种老古董的思想,要改一下才适应社会的发展。


父:现在教训你爸了?看我不打你......


[母上,冲过来护着女儿]


母:欣欣回来就好了,你想赶走她吗?(对女)欣欣,这两天去了哪?你知不知道阿妈惦记着你。

女:我干活的那间餐厅要上夜班,所以回不来。


父:不回来也不说一声,当这里是旅店吗?


母:你爸说得对,你也得捎个信回家。对了,你以后都别去做工了,免得我惦记着。


女:妈,你不用担心,餐厅的人对我好极了,而且我的几个同学都在里面干。


母:那间餐厅在什么地方?


女:嗯......,那间餐厅很难找得着的。


母:在哪一条路?


女:在......在莲花路。


母:可别忘了学习啊。


女:没问题,我一有空就看书做作业的。(顿了顿,虚假地)妈,我要买一些学习资料,要点钱。


母:要多少?


女:五百块。搞笑小品剧本


父:你当家里是银行的金库?我在外面干一个多月都没挣那么多。


女:(讽刺地)爸爸,别人当爸爸你也当爸爸,你当爸爸就相当失败了,我同学的爸爸不是经理就是股长,五百块简直小意思,而你干来干去才小工人一名,现在厂里边还发不出工资......


父:(暴跳如雷)亏我养大你,越大越没良心!


母:(严肃地)欣欣,你阿爸在外面一站就是一整天,弄得腰酸背疼,腿也肿了,这都是为了家,你竟然讲出这些话来!


[女儿低下头,不吱声]


母:五百块不是没有,但钱要用得其所。


父:我告诉你,这些钱是用血汗挣回来的,你以为很轻易得到吗?你不是在外边打工吗?有本事自己挣够交!


[母亲欲阻止父亲也阻止不了]


女:(愤然)你以为仗着当爸爸就可以任意束缚我了吗?(讽刺)其实你也不见得怎么本事,一辈子困在这间白鸽笼里......


[父亲推开母亲,给女儿一巴掌。]

女:(捂着脸,激奋地)我自己挣钱,饿死都不回来!


[女儿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女下]


母:欣,我给你......,欣,你的书包......


[母亲拎书包追着下,父亲作生气的样子。响起歌曲《一生何求》。母亲无精打采地上,手里仍拎着书包。她将书包放下。两人作定格状。歌曲音量渐小至停]


画外音:时间过了两个星期。


[台上两人回复活动]


父:我到过女儿的学校,学校说她既没交学费,又没上课;我又到过莲花路,但那里根本没有那间餐厅,我后来找到她的好同学,问欣欣去了哪,她只叫我不用担心。......都怪我当时太冲动。


母:(担心地)欣欣这样会很容易学坏的,要赶快找到她。


父:但我什么地方都找过了。幸亏后来托她同学给她点钱,唉......


画外音:现在播放一则新闻:今天早上公安机关对位于安乐路的“龙飞凤舞”餐厅进行搜查,发现该店是一个色情场所。公安机关已把该店查封,并把所有人员扣留起来。


[父、母都慌了神]


母:(急)立即去看欣欣。


父:嗯。


[两人匆匆下]


[女上。她已换上一套比较朴素的衣裳。她很小心地向屋里探视。]


女:阿爸、阿妈。(疑惑)他们怎么还没回来?


[歌曲《念亲恩》响起。女儿环视屋内,不时抚摸陈设,作感慨状。歌声由小至止]


[父、母上]


母:(高兴)欣欣,你回来了!


女:(悲喜交集,扑向母亲)妈......(哭)呜......(松开怀抱)爸,对不起......都是你们好,舞厅里没有一个好东西。起初,他们满嘴甜言蜜语,钱让我花,东西任我吃任我喝,衣服随我挑,谁知道这完全是一个圈套!逐渐的,他们换了另一副嘴脸,先是哄我跟那些客人跳舞、饮酒,跟着是逼我做三陪,干那些下贱的勾当。我不依,他们就骂、就打、还把我关起来,并威胁说要把我卖到外地......幸亏我前几天逃了出来,但又不敢回家,只能住在同学那儿......

母:你可和我和你爸天天惦记你。


女:我知道。常听同学说阿爸整天在找我,还托人送钱给我。想来想去,总觉得阿爸阿妈才是我至亲爱的人。


父:这才对。你知道吗,我们原说那个餐厅被查封后,不知多担心你,立即去找你。


女:(激动地)让你们操心了。(坚定地)从明天起,我要重新回校学习,做个乖女儿。即使穷一些,我也不在乎。我相信,明天会更好。


父、母:对,明天会更好。


[女儿偎依在父母身前,三人目光同向正前方]


[幕落]http://www.xiaopin58.com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5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