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凄美的爱情故事!感人的小品剧本《这一世》

2017-10-10 12:37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这一世

——你是金铸佛身,我是泥塑神像。你我两个人不能,同住一个殿堂


天边的太阳在云层后若隐若现显出一片光晕,就像,当年我与她相见于山南门隅林里的夕阳,就像,时间分毫未变——

那一年。

“喂,你说。你下辈子想当什么啊?”

“我啊,想做一只仙鹤......”

“仙鹤?”

我笑而不语。

高原的月亮总是皎洁而明亮。 我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、沉默,远处的羊时不时发出细微的骚动。她就静静躺在我身旁的草地上,任凭月亮映入她眼睛中,风拨动着她零落在额头的发丝。我看得出了神。

月亮在她褐色的眼睛里跳跃着:“你信佛吗?”

我望着她的眼睛,不知道回答什么。

“你,信佛吗?”她眼里泛起丝丝泪光,我看着她眼中的月亮出现重重虚影。

“我信、”我轻声道。

“那我和佛,哪个更重要?”她的泪滴在脖子上的琉璃串珠上,就像清晨格桑花中的露珠,惹人心疼。

“仁珍旺姆——!”

“阿妈喊我了”她倏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眼睛,“明天,明天可一定要来找我啊。”

我轻笑着回答说,好。望着她的背影,苦笑着:仁珍旺姆,你可知道,我信佛敬佛,但我若飞升成仙、不为长生、只为佑你喜乐平安。

远处传来山鹰在山谷中的低吼。星星离我很近,好像一伸手就能攥在手中。我倚在木桩上,想把这一刻的温度永远记在心底。远处的羊发出一阵骚动。茫茫草原渐渐静了静了。

清晨高原的天空永远清澈而透亮。

当地平线上第一缕阳光透过层层的云时,我看到远处几个信徒抬着银顶黄盖红帏轿缓缓走来。

“走吧——”我苦笑,最后向家的方向看了一眼——烛光安静地跳动着,我想母亲一定哭累了。

就这样静静地走吧。

阳光洒在随行的信徒脑门上。一个瘦小的身影朝轿子的方向飞奔过来,一群人把她拦了下来。我闭上眼,远处她的声音已经沙哑。

泪打在胸前的衣襟上。

我在轿子中昏昏沉沉地,不知走了多少里,到了日光殿。

举行“坐床典礼”后,我便成了这雪域最大的王。我忍不住苦笑,这王的位置也来的太容易了些。活佛,此劫,我此生是渡不过了。

高高的屋顶在正午的阳光下泛出金色的光芒,就像仁珍旺姆垂于两肩的珍珠珊瑚串的光泽。

布达拉宫的天空总是那么湛蓝、透亮,就像河底的蓝宝石一样。仁珍旺姆总是向天空伸出手,冲我笑,“洛桑仁钦,你看这天——”天空的颜色印入她眼中,每次我都看的出了神。

那时候,我觉得天空离我很近,伸手就能碰到。

而现在,我觉得它离我很远。而且陌生而冰冷。

于是这里的喇嘛也全都被这天染上了一副冰冷面孔。

早起诵经。

日落而息。

我百无聊赖地所在这宫殿中,低头轻叹:这王,也不过如此

集市上的小贩谈论着活佛昨日发布的施令,一道我从未下达过的施令。

我沾酒在酒馆的桌上重写了一遍又一遍的《码头明王诵》:班玛 卓达 哈呀 噶哇 呵乐呵乐吽呸。

而我的子民却不能因此得到一丝一毫的福报。

我不禁放声大笑,笑声在空旷的布达拉宫回荡着,屋顶的天空泛起些许涟漪。

铁棒喇嘛从门前经过,向宫中窥窃着我的一举一动。我用力将茶盏摔在门槛上,水溅了一地。

远处水底的几只鱼拼命想发出一丝丝尖叫,它们用力长大了嘴,拼命摇摆着身体,最终却只是无力吐出一串泡泡。湖中小岛上,藏王修建了一座名叫龙王潭的精美楼阁,邀集拉萨城里的男女青年,同我一起唱歌跳舞,饮酒狂欢。

我不知道今夕何夕,也不想知道。酒醉后胡言乱语一通,酒醒后再肆意饮酒:拉萨人烟稠密,琼结人儿美丽,我心心相印的人儿,是琼结地方来的。而我心里清楚地知道,我爱的人,还在远处等,还在等我回去。

民间竟将我的胡言乱语当箴言传送着:住在布达拉宫里,是活佛仓央嘉措,进入拉萨民间,是荡子宕桑旺布。

我不服命运如此安排,却无能为力。

就像我明明是万人敬仰的活佛,却过着被人监禁的生活。

流连于市间,我才能感受到一丝的温暖。

时时醉酒后在冰冷的街边昏睡,仁珍旺姆的脸便一遍一遍浮现在我的眼前。她依旧那般貌美吗?她现在也许已经嫁人了罢?也好也好,我抓起酒壶对天笑道:

。。。。。。美人不是母胎生, 应是桃花树长成。。。。。。结尽同心缔尽缘, 此生虽短意缠绵,与卿再世相逢日,玉树临风一少年 。。。。。。 意马心猿到卿卿,曾虑多情损梵行。入山又恐别倾城,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
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!

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!!

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!!!

。。。。。。



街边混合着风声传回了布达拉宫,空旷的大殿反反复复响着这一句。山鹰掠过宫殿的屋顶,什么都没留下。

酒醒了,我就继续从后门跑道集市,或看看感受贫苦的人在寒风中做着自己的经营,或看达官贵人酒醉伶仃百般丑态。而我,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
只有一次又一次地,身边胭脂香味与唇边酒的味道混在了一起。。。。。。

而铁棒喇嘛发现了我清晨归来留在雪地上的脚印。他跑去拉藏汗那儿,指认我是“假达赖喇嘛”。一夜之间,我便成为众人戳着脊梁骨笑骂的对象。

我听了一宿又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一丝温暖的气息。

离开的那天我在门口戏谑地对铁棒喇嘛嚷道:守门的狗儿,你比人还机灵!别说我黄昏出去,别说我拂晓才归!!

我看到他眼里的愤怒,虽然它深藏在伪善的微笑后面。

他的嘴脸又引起我一阵狂笑。

愚人!!!可怜至极的愚人啊!莫说富贵,天地之间,除却生死,那一件不是闲事!?你却为了小小的名利,去做别人的傀儡!

我最后一次在那条走了几百遍的路上磕了一遍长头。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它的温暖。

赴京。

不知走了几里路,我的鞋早已磨破了。披头散发、衣衫褴褛的自己若是被仁珍旺姆看到,又该笑我了罢?

蓝天下的白云飘过,,我望着天边的夕阳痴嗔着:“东山的高峰/见白云蒸腾天空/莫不是仁珍旺姆/又为我燃起神香?”默默合上了眼睛。

我问佛∶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,却又怕不能把握怎麽办?

佛曰∶留人间多少爱,迎浮世千重变;和有情人,做快乐事,别问是劫是缘。

我笑了,人这一生岂能随心,我终究不是佛,无法做到清心寡欲。

罢、罢、此生最好是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至相恋。

暮光中,我缓缓倒下。
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小品 / 小品剧本 / 年会小品 /相声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2

    百度地图